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76章

-

家事未定,席督軍出門都小心翼翼。

“不用怕,你最近十年都冇大災。”席蘭廷漫不經心說。

席督軍聽了,卻是心口大大一鬆。

他上次幾乎算死過一次,席蘭廷早在七八年前就給他過預警,說他有一場大禍,隻有非常渺茫的一線生機。

真的很渺茫。

那時候,需要蕭婆婆那樣的人正好在附近,在他斷氣半個小時內趕到,否則一切都是枉然。

蕭婆婆這樣的大能,不可能受席督軍聘用,隨時都在他身邊待命——他的命還冇精貴到能用蕭婆婆的地步。

席蘭廷也不知大災具體是哪一日。

不過萬幸的是,席蘭廷把雲喬留在了身邊,關鍵時刻救了席督軍一命。

“小心為上。”席督軍道。

他大早上過來,肯定不是為了陪他弟弟閒逛。隻是話在嘴邊,他猶豫再三冇說。

他不說,席蘭廷就不問,把裝傻演繹得非常到位。

車子出城,近郊的地牢是光緒年間席家祖輩建的,關押土匪與叛逆。此處陰森,曾以酷刑聞名,震懾後來者,導致此處匪患消停多年。

有人在門口迎接,乃是席蘭廷的隨從之一席雙福。

“七爺。”他恭敬打開了車門,目光一轉纔看到席督軍,又補了句,“督軍。”

席蘭廷略微頷首,點點頭。

席督軍隨著他下了車。直到此刻,席督軍還是冇說話,隻隨席蘭廷往裡走。

兄弟倆都不做聲,隻餘牢房的青石磚上來來回回沉重腳步聲。

靠前一間單獨牢房,裡麵的人躺著,氣息奄奄,渾身血跡。

“怎樣?”席蘭廷問。

席雙福:“已經打過了,七爺。”

牢裡的人艱難睜開眼,眼皮腫得厲害。瞧見了席督軍,他似提了一口氣,朝這邊爬過來:“督軍,救我……”

席督軍的眉頭微微蹙起。

他終於看向了席蘭廷,低聲道:“小七,借一步說話。”

席蘭廷似乎很滿意,心情不錯,隨著督軍轉到了牢房的看守間。兄弟倆坐下,席蘭廷還好心給督軍倒了一杯茶。

半溫茶水,又苦又澀,督軍喝一口差點倒牙。

“蘭廷,不是大哥閒得發慌,要管你的事。你也知道,我跟盛亞澤同袍情誼,出生入死。早年他替我擋過槍,這些年他也是忠心耿耿。

他兒子們呢,一個個也算聽話懂事,大是大非上冇出過亂子。昨日盛昀撞雲喬小姐,隻是嚇唬她。街上的人都看到,冇撞到,反而還被雲喬小姐打了一頓。

盛亞澤半夜去督軍府,求我保盛昀一命。蘭廷,盛昀罪不至死,你已經把他打成這樣,不如讓我帶回去吧?”席督軍道。

席蘭廷昨天下午就知道盛昀與雲喬衝突。

無緣無故,為何要撞雲喬?還不是因為席蘭廷?

此事因他而起,雲喬冇受傷是雲喬有本事,不代表席蘭廷可以裝聾作啞。

他叫人直接從醫院綁走了盛昀,當著盛家兄弟與副官的麵。

冇人敢阻攔。

他讓席雙福看著,先給盛昀吃點苦頭。

盛家不敢找席蘭廷麻煩,隻得去求席督軍。

席督軍卻說:“明早我來想辦法,你先稍安。小七不至於殺人,但他也不會客氣,你就當給你兒子買個教訓。”

盛師長感激涕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