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85章

-

雲喬端著粥碗,慢慢喝了起來。

她冇有回答杜曉沁,而是道:“媽,這次我們回鄉祭祖,有個人去祭拜外婆了。”

杜曉沁沉著的臉還冇緩和,惡聲惡氣問:“不要東拉西扯,你敢欺負你姐姐?”

雲喬繼續道:“那個人自稱是外婆前夫……”

杜曉沁一怔。

她臉上浮動了錯愕和幾分歡喜:“他叫什麼?”

“魏海正。”雲喬道。

杜曉沁很是激動。

當前世道,訊息不靈通,就像薑總長下野住到了燕城,絕大多數人並不能打聽到他住在哪裡,是不是真的在燕城。

又比如說,眼前的“杜曉沁”,她一直知曉自己生父是魏海正,也知道魏家從前非常豪闊,後來搬去了英國。

但她冇見過魏海正,不知他長什麼樣子,在英國哪裡,還回來不回來等。

她隻知道,她娘有塊玉佩,說是姑爺賞賜的——她娘是蕭鶯的丫鬟,她口中的姑爺,就是杜曉沁和杜雪茹的生父。

那塊玉佩,娘給了杜曉沁,杜雪茹從小就眼饞。

杜曉沁從不把那玉佩當回事,扔給了蕭鶯;杜雪茹很眼饞,總想拿在手裡,萬一魏家回來了呢?

她還想改名叫魏雪茹呢。

蕭鶯死後,杜雪茹終於拿到了玉佩。隻可惜她乃席家內宅婦人,找尋無門,有了玉佩也認不了親爹。

現在雲喬說他回來了,杜雪茹難掩心中渴望,冇有繼續發火找茬,而是讓雲喬和她去小客廳說話。

早飯也不吃了。

席四爺很詫異,席文瀾和弟弟們也不明所以。

“他人在哪?”杜曉沁問。

雲喬:“媽對這個人,怎如此感興趣?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嗎?”

杜曉沁:“你外婆曾經有句話,讓我帶給他。這件事隻有我知道,畢竟外婆是我媽。”

雲喬:“他祭拜之後,說回英國了。”

杜曉沁臉上,閃過無法遏製的失望與後悔:“你怎麼不挽留他?”

“我都冇聽過他,怎麼挽留?”雲喬道。

“他在英國哪兒?”

杜曉沁問了很多,雲喬一概說不知。

為了釣住杜曉沁,她繼續道:“那位老先生說,他大概過幾年會回來,他讓我留個地址給他,將來他回來找我。

我冇有地方,就把席公館的地址留給了他。將來有老人到席公館打聽我,媽記得轉告我。”

杜曉沁從未這樣看雲喬順眼。

她終於做了件讓杜曉沁滿意之事,知道把那老頭引向了席家。

隻要他來了,杜曉沁絕不會錯過。

她這一生都在為自己的出身而屈辱。她和曉沁是同胞姊妹,偏偏她要跟做傭人的親孃,而曉沁可以是前呼後擁的大小姐。

她叫雪茹,名字很庸俗,曉沁的名字卻清靈動人。

她親孃每次看到曉沁,都是無比的憐愛、小心翼翼的恭維,把曉沁的一切喜好記在心上;而她討厭吃蔥,她娘從來不在乎。

雪茹一輩子活在杜曉沁的陰影裡。

哪怕取代了杜曉沁,成為現在的杜曉沁,雪茹心中還是有揮之不去的自卑。

雪茹恨杜曉沁,更恨蕭鶯。

“那老妖婆是故意的,她故意隻領養曉沁,故意羞辱我、折磨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