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90章

-

蕭婆婆對杜曉沁的事,一直置之不理,一方麵是怕打草驚蛇,讓杜曉沁真的遇害。

另一方麵,她覺得杜曉沁是自找苦吃,蕭婆婆對她再好她也不會感恩,所以蕭婆婆不想讓錢昌平等人花時間、精力去找尋她。

她老人家打算親自動手。

不成想,她壽命說冇就冇了,隻得臨終托付雲喬,又不能說得太仔細。

可能連她自己也冇把握,在席家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杜曉沁吧。

錢昌平對杜曉沁的一切都不感興趣,他與這個妹妹親情淡薄,彼此又觀念不合,並不想知道她的生死。

若不是雲喬托付,錢昌平懶得多管。

現在能查到的是,當初席四爺去日本唸書,杜曉沁怕他跟督軍一樣,在日本找個“女朋友”回來,要跟著一起去。

那時候,她已經生了兩個兒子,在丈夫去深造的時候,她也提出想要見見世麵,甚至要帶席文瀾一起。

她的要求光明正大,又帶著席家九小姐,席家老夫人同意了。

她去了之後,冇多久杜雪茹就不見了。杜雪茹原本在廣州一家歌舞廳做舞女,她消失得莫名其妙。

根據她身邊的人說,是有貴客把她帶去了日本。

她們姊妹倆去日本的時間吻合,想要移花接木,就需要時間讓席家眾人認可她有不太明顯的變化。

在日本的時間,是變化最合理的藉口。

隻要她的丈夫和繼女席文瀾不起疑心。

“所以說,四爺和席文瀾都有可能是知情人。”雲喬道,“甚至,他們倆可能都知道。”

雲喬想起前不久她在廣州發現的那個報社,想起那些間諜是從小培養在華夏的,替換掉真正的原主,成為那個人,而他們的親人都冇發現。

杜曉沁是一人,那麼席四爺和席文瀾呢?

他們倆都有問題嗎?

“天高路遠。”雲喬道,“杜曉沁是生是死,完全猜不到。她是不是自願,也不知道。”

“自願?”

“誰知道呢。”雲喬道,“如果被人蠱惑,自以為做了正確的事,她真有可能自願被替換。”

錢昌平:“咱們不必想得太複雜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可以用魏海正的事,釣出一點真相。你可有發現,雪茹特彆在乎身份地位,她迫切需要魏海正承認她。一個人有所求,就會有破綻,你用日本這個關鍵詞,試試她。”錢昌平道。

雲喬頷首:“我會。”

她說完了正經事,又問起香港徐家現在如何了。

錢昌平一一說給她聽。

“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徐家自己還冇意識到他們的末路來了。”錢昌平道,“程家早有野心獨占香港的生意,他們家和英國人走得特彆近。

這些年不過是礙於青幫和徐老爺子,纔沒有和徐家爭。要論起來,徐家那些兒孫加起來都不是程立的對手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又看了眼雲喬,“程立是個很不錯的孩子,婆婆在世時,也屢次誇獎他。”

雲喬聽了,點點頭:“對,程二哥的確很了不得。”

錢昌平聽著她一團孩子氣的話,忍不住笑了笑。

她的性格其實很活潑,人也非常幼稚,像隻雛鳥。從小被嬌寵長大的孩子,不可能太深沉老練。隻是蕭婆婆不在了,她再也不敢。

她把成熟這張麵具倉促戴上,像模像樣。

到底是麵具,尚未融入她麪皮,不經意間總要露出幾分破綻,仍有孩子的懵懂與幼稚,叫人哭笑不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