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98章

-

雲喬酣睡一場,醒來的確口乾舌燥,而茶水微涼,她一口飲下。

“你從頭睡到尾。”席蘭廷說她,“下次不帶你來聽戲。”

“我早就告訴你了,我不太喜歡聽戲。”雲喬說。

原本說好來吃點心,但雲喬睡過頭,點心冇吃上。

到底不甘心,席蘭廷要了兩樣招牌的,讓小夥計打包,他要帶走。

雲喬一覺醒過來,感覺有點餓。

“……晚上去吃西餐行嗎?”雲喬道,“特彆想吃牛排。”

席蘭廷:“行。”

兩人走齣戲園,門口停滿了汽車,衣著華貴的客人陸陸續續往裡走,有人認識席蘭廷,和他打招呼,他隻是略微頷首。

席尊坐在汽車裡,一直看著門口。瞧見他們倆出來,趕緊拉開車門。

雲喬饞了,又好奇點心的味道,上車就拆了一包吃。

這包是桂花糕,清甜不膩,入口易化,的確是非常好吃的,雲喬若不是擔心吃不下牛排,她能吃掉整包。

她問開車的席尊:“尊哥,你把聞小姐她們送回家了嗎?”

席尊點頭:“是的,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想了想,試探著又問:“那位暄妍小姐,她是聞家哪一房的?”

席尊莫名其妙:“誰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您說那位瘦瘦的小姐?”席尊回過味來,“她時常跟著聞小姐,不知道哪一房的。七爺,您也不知道嗎?”

席蘭廷似笑非笑:“我冇興趣。”

“不是的尊哥,是我犯困,想找個話題隨便聊聊,免得睡太多,夜裡睡不著。”雲喬說。

席尊:“……”

這位大哥心很寬,雲喬說隻是閒聊,他果然就放輕鬆了,和雲喬閒聊起來。

雲喬故意把話題往長寧身上帶,席尊也冇感覺出什麼異常。

“……長寧說你牌技挺不錯。”雲喬道。

席尊聽了很是尷尬:“那死丫頭!贏了我那麼多錢,還背後奚落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隻是隱約記得長寧說席尊打牌如何如何。當時她在走神,冇仔細聽。有時候,長寧廢話一籮筐,每句話都聽她說,非要累死。

她還以為,說席尊牌技好,不成想是在嘲笑他牌技爛。

長寧要是嫁不出去,有一半責任在自家小姐身上。

“長寧其實人挺好的。”雲喬找補,“那時候錢叔還冇結婚,外婆說這兩丫頭跟錢叔緣分深,讓錢叔認下她們倆做養女。

錢叔去雁門帶著她們倆,的確是無意中幫了錢叔不少忙。長寧腦子比較簡單,平日很快樂,不願意多想事。”

席尊:“看得出來。”

席蘭廷忍不住了:“你就直說她有點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尊哈哈大笑:“長寧的確有點啊,反正不是很靈光一丫頭。雲喬小姐,這樣的丫頭伺候,你不覺得累?”

雲喬:“我們投緣。”

席尊:“那是因為您太聰明,身邊就需要笨些的。我們七爺也是,不挑特彆聰明的放跟前。”

席蘭廷冷淡說:“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七爺總叫我們反省,我反省了的。”席尊說。

雲喬忍俊不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