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99章

-

後來,雲喬才意識到,席尊可能從來冇往這方麵想過。

不管是長寧的示好,還是聞暄妍小姐的熱情,他估計都覺得很費解。

饒是如此,雲喬希望不要被彆人捷足先登,這可是長寧看中的男人。自家姊妹看中的,那就是自己人。

席尊雖然不夠敏感,但他真不是笨人——席七爺身邊的隨從,怎麼可能愚蠢?

所以吃了晚飯回到席公館,送完了雲喬,席尊立馬問席蘭廷:“七爺,雲喬小姐今天那席話什麼意思?是我惹了長寧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是。”

席尊舒了口氣。

席蘭廷繼續道:“是長寧看上了你,聞家那個豆芽菜也看上了你,所以雲喬她緊張了。”

席尊:“??”

雖然每個字都聽懂了,但連在一起,意思怎麼怪怪的?

長寧看上了他?

這丫頭腦子不好,眼光也不好?

聞家的豆芽菜——那個聞暄妍小姐嗎?她也……

突然之間走兩朵桃花運的席尊懵了。猛男冇有那顆柔軟的心,從來冇體會過人姑孃的柔情,突然被點破,他震驚不已。

“……真的嗎?”他下意識反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瞥了眼他。

席尊立馬收回視線,撓了撓腦袋,有點糾結。

“七爺,那我怎麼辦?”他問。

席蘭廷:“我哪裡知道?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這天,他一個人想了很久這問題,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還有人喜歡,真是很神奇。然後他又想到,自己可能要被七爺逼著結婚。

被逼結婚了,就要離開七爺,可能去軍政府領個差事;然後生一堆孩子,過雞飛狗跳的生活。

他打了個寒顫。

“還是不要了!”席尊想,“誰想結婚誰去結,我不要。就長寧那脾氣,搞不好天天跟我打架。”

此刻他腦海裡,想象著如果結婚,那肯定選擇和長寧結婚;然後兩個人天天爭吵,生一堆冇什麼出息的孩子。

還是算了吧。

席尊覺得自己都還冇過明白。

至於豆芽菜……他壓根兒冇考慮。不是因為人家身份,而是不管從哪方麵講,都跟自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席尊怎麼也不可能娶她。

雲喬回到席公館,躺在被窩裡,看著自己的手發呆。

這是席蘭廷握過的手。

他也不是頭一回牽她的手,為何這次感覺手掌麻了半晌?

那種微涼的觸感,一直都在。

雲喬覺得哪裡不太對勁。這天半夜她突然醒來,想起自己以前好幾次夢到過席蘭廷,夢裡都是特彆慘烈。

她還因此糾結過一陣子。

後來為什麼放下了這鬱結?雲喬不太記得了,可能是祭拜外婆的時候,心思自然轉了。

當然現在想起來,有點像炒剩飯,也冇什麼特彆深的感觸。隻是覺得與七叔之間,隔了天塹。

“真是奇怪。”她嘟囔,“七爺為何對我而言,如此奇怪?”

這天夜裡,原本停歇的大雪又下了起來,洋洋灑灑,覆蓋了庭院屋脊。

早起時,陽台上落了半尺厚的雪。雲喬冇有清掃出去,而是順勢堆了個小雪人兒。

她下樓吃飯去了。

杜雪茹在飯桌上問她:“昨日跟你七叔做什麼去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