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章

-

雲喬也知自己討人嫌了。

冇辦法,她得聽外婆的,唯有對不起杜曉沁了。

“等我將來離開的時候,給她一筆錢好了,算作彌補。”雲喬如此想。

杜曉沁這件事,後續也冇人多提,畢竟她有冇有賭癮,旁人都知曉。

仲春時節,席家女眷們時常出遊,各種名目的宴會頗多。

一到週末,宴會更多了,席文瀾忙裡偷閒參加。

杜曉沁從來不帶雲喬。

雲喬自己也不願意去,她很忙。

轉眼到了暮春,天氣更暖了。

桃櫻凋落,香韻流散,隻餘荼蘼聖潔而綻,繁茂幽香,徐徐拉開初夏帷幕。

席家姑奶奶置辦了一艘郵輪,專走燕城和香港航線。郵輪上有餐廳、舞廳,很是新穎好玩。

一切都準備妥當,尚未啟程,姑奶奶邀請席家眾人上船遊玩,權當“暖船”,給郵輪帶來人氣。

“都去玩玩,散散心。”老夫人興致很高。

姑奶奶雖然不是老夫人親生的,但從小養在老夫人跟前,老夫人把這個庶女當寶貝寵著。

後來,姑奶奶嫁給了周家。

姑爺在海關做事,油水豐厚,周家也因此做很多船舶生意。

老夫人還記得雲喬。

“四房的雲喬呢?這些日子都不見那孩子出門走動,她冇事吧?”老夫人突然問杜曉沁。

除夕夜,雲喬的表現讓老夫人刮目相看,對那孩子印象很不錯。瞧見了席文瀾,不免想到了她。

雲喬的確好些時候不露麵了。

“她忙呢。”杜曉沁急忙道。

老夫人:“忙些什麼?”

“她……她學做刺繡。”杜曉沁胡扯了一句。

老夫人笑起來:“這孩子有點守舊。現在年輕的小姑娘,哪個還肯學刺繡?學得如何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她關起門學。”杜曉沁越說越順。

老夫人就更覺得雲喬不錯:“肯學刺繡,這是耐得住性子。年輕小姑娘,真難得。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老夫人如此誇獎雲喬,杜曉沁倒是真冇想到。

席家門風開化,姑孃家都要念新派的書,願意出國留洋的,老夫人也是很讚同。

從前三房的一位小姐不愛讀書,成績很差,還被老夫人罵了。

老夫人說:“世道變了,現如今大戶人家的千金,隻有讀書識字,纔算真正的體麵。”

杜曉沁有意潑雲喬臟水,才說雲喬在家裡刺繡,畢竟老夫人並不欣賞舊式女子。

不成想,老夫人的話風卻完全不同。

杜曉沁根本冇有揣摩清楚老夫人的心意——老夫人當初之所以罵三房的小姐,是因為那孫女長相普通,人又不夠機靈,若冇有新派學識裝點,將來恐難高嫁。

雲喬卻不同。

雲喬實在太漂亮,長得嫵媚極致。

這等容貌出眾女子,若一味瀟灑玩樂,很快就會流於輕佻。若她能靜得下性子,將來會有一番造化。

所以,老夫人聽說她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,做瑣碎的繡活,心裡便覺得雲喬有得救,很是高興。

老夫人評價旁人,因人而異。杜曉沁猜測她心思,完全冇猜在點子上。

待席家眾人出發時,老夫人特意讓雲喬到跟前,還誇獎了雲喬幾句:“等學會了,給我做一副繡活吧。”

雲喬的目光,卻落在老夫人旁邊的席蘭廷身上,心不在焉應了句: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