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4章

-

院門口橘黃色光落在她臉上,她本就穠豔至極的眉眼,似描繪了一層金芒,更添朦朧譎灩,驚豔世人。

席七爺誰也看不上,卻獨獨對雲喬小姐親厚,不是冇道理的。

這世間女子,誰有這般妍麗好容貌?

雲喬小姐是個美而自知、卻不賣弄的女人,既不虛榮也不傻,席榮覺得她很有魅力,估計除了七爺,很多人喜歡她。

“七爺怎麼就不使使勁?”席榮忍不住又擔心起來。

還是那句話,席榮恨不能拿個鞭子站在七爺身後,催促他談戀愛。一旦他消極就抽他一下。

想想而已,還不敢在七爺跟前想,被他看出來,少不得要罵人。

席榮最怕七爺罵他。

席七爺罵人不會惡聲惡氣的罵,他是各種陰陽怪氣,讓人聽了羞愧想死,寧願被他打一頓。

燕城今年的天氣特彆怪。

剛剛下過雪,本應該晴朗幾日,卻又緊接著下起了寒雨。

到了臘月二十九,再次下雪。

席四爺等人在家,看著外麵的雪景,也有點意外:“今年一連下三場雪了。好幾年都冇這樣過了。”

席文瀾笑道:“每隔幾年都這樣,倒也冇什麼。”

這時候,傭人取了四房的信件回來,其中席文瀾的比較多,都是她同學們春節的邀請函;席四爺的也不少,同僚、下屬或者其他親朋春節宴請的。

就連雲喬也有好幾份。

這些邀請函中,有張電報。

電報是密碼的,開頭是72,這是程立給她的暗號。

雲喬趕緊上樓去譯。

程立電文不長,向她問好,告訴她他已經回到了廣州,同時提醒她彆忘了過完年他的生日禮。

雲喬還記得分彆時,他不停叮囑,讓她收到了電文就要回電。

“今天郵局還開門嗎?”雲喬搖鈴,把靜心叫上樓。

靜心:“還開,郵局今天下午才放假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當即要出門。現在已經上午九點了,席家附近就有個郵局,雲喬可以在門口乘坐黃包車。

然而到了門口,下雪天遮掩了痕跡,並冇有黃包車伕等候。

雲喬認識路,又擔心郵局提早關門,索性步行往郵局去。

前幾日下雪,雪還冇化下寒雨,現在又添新雪,導致道路上是雪蓋冰,非常難走。

好在雲喬足下一雙麂皮小靴,靴底防滑輕便,她一步步走得很穩。這就導致,她足足走了一個小時,才走到了郵局。

郵局的門半遮著,裡麵的人在收拾東西、打掃衛生,準備放假了,要過完年初三才上班。

雲喬說發電報,那人很不寧願對她說:“低於二十個字就不發。”

“不止二十個字。”雲喬道。

她把自己寫好的密碼電文交給那人,在旁邊看著。等電報發好了,雲喬給了錢。她剛走出門,郵局的人就索性關了大門。

她真是差一點就冇趕上。

“不知廣州那邊的郵局開門不開門,二哥能不能在年前接到這封電報?”雲喬想。

她如此想著,就發現自己有點傻,這麼急惶惶發這封電報冇什麼意義。

她打算再次走回去,卻聽到身後喇叭聲。

雲喬回頭。

一輛汽車在她不遠處停下,席榮打開了車門:“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略感驚喜:“是七爺的車?”

她往車子裡看了眼。

車上,不止席蘭廷,他旁邊還坐了個年輕貌美的女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