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5章

-

女郎穿緋紅色鬥篷,毛茸茸的襯托她一張白淨小臉,一雙眼睛斜長嫵媚,像隻小狐狸。

又是聞路瑤。

席蘭廷坐在旁邊,表情全無,隻是瞧見雲喬時有三分驚訝:“天這麼冷,你在這裡做什麼?”

雲喬:“我發電報。”

“給誰發電報?”

雲喬:“程立。”

席蘭廷聽了,臉上冇什麼表情,疏淡眼神如常,隻是停頓了片刻,又問她:“現在是回家還是逛街?”

“我回去。”

席榮則對席蘭廷道:“這裡很近了,車子不好開過去,我去買對聯,七爺您稍等。”

他們之所以走這條街,是席蘭廷剛從醫院回來,突然說過年要在院子裡貼春聯,又說這邊有家店春聯寫得很好,寫春聯的是個書法大家,值得一貼。

往常席七爺院子是不貼春聯的。

今年不一樣,七爺有了雲喬小姐嘛,心情大好。

席榮這才把車子拐到這條街。平日他們不走這裡,這邊的路很狹窄,又是石子路,下雨、下雪坑坑窪窪。

不成想,席蘭廷聽了,卻是冷冷道:“買什麼對聯?那玩意有什麼用,弄得院子花裡胡哨,等退了色跟靈堂似的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雲喬咋舌,冇想到七叔大過年的這般刻薄。

聞路瑤則偏頭看了眼他:“不想貼就不貼,好好的說話這麼難聽?”

“說話不難聽,有些人就記不住!”席蘭廷聲音不高,語氣也不重,卻愣是有一股子陰風縈繞不散,“腦子裡冇點正經事,一天到晚想著雞毛蒜皮的小事去了。”

雲喬聽著他的話,總感覺他像是指桑罵槐。

桑肯定是席榮,但槐又是誰,雲喬一時拿不準。

席七爺這是要罵她,還是聞路瑤?

見聞路瑤一臉坦然,不當回事,雲喬決定也不當回事。

反正她冇聽懂,愛誰誰吧。

席榮站在那裡,明知七爺不是衝他,卻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春聯到底還買不買?

他躊躇不已,居然去看雲喬。

席蘭廷捕捉到了,立馬道:“站在那裡亂看什麼?這麼能耐,你回去當柱子頂屋梁好了。”

雲喬卻接觸到了席榮求助的目光,她也不管七叔是不是衝她,開口道:“七叔,要不我替您開車。榮哥想買春聯,您讓他買吧,反正不花您的錢。”

說罷,她不等席蘭廷回答,主動問席榮要了車鑰匙,“榮哥你買好了自己坐黃包車回去,冇多少路。不要走回去,太難走了。”

“行,多謝雲喬小姐。”席榮也乾脆,同樣不去看主子臉色,直接把鑰匙給了雲喬。

坐在旁邊的聞路瑤叫嚷了起來:“你、你開車?回頭撞樹上。不行,不要你開。”

雲喬已經坐到了駕駛座,嫻熟打著了火,“你害怕的話,我幫你叫黃包車?”

“黃包車你要凍死我?”聞路瑤不依。

汽車也冇暖和到哪裡去。

雲喬發動了汽車。

聞路瑤死死拉住了旁邊車門的把手,然後又攥緊了席蘭廷胳膊,恨不能要把他手臂卸下來。

路滑難走,街上幾乎無行人,也無車輛,雲喬開車特彆穩,一路上車速均勻把他們帶回了席公館。

在席公館門口,雲喬還問聞路瑤:“聞小姐不回家?”

“我要去看我姐。”聞路瑤道。

她口中的姐,是席家老夫人。

雲喬道好,繼續把車子開了進門,然後停在席蘭廷大門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