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7章

-

雲喬留守四房。

傭人們有一半放假了,剩下這一半要等年初五才放。

客廳裡點了壁爐,雲喬坐在那裡看書,有活絡嘴碎的傭人一邊擦拭桌椅,一邊和她閒聊。

她倒也有問有答,不是那孤傲難親近的。

“祭祀您也可以去看,隻要燒香的時候不捧碗就行。”傭人說。

祭祖的確可以有外人在場,比如說在祠堂幫忙的傭人、家裡的姨太太,他們到時候也可以在旁邊。

所謂“捧碗”,是指祭祖需要用到各色祭品,有些是吃的,用碗裝好了,女眷們要奉上去、撤下來,循環往複。

這個需要自家兒媳婦、孫女來做,姨太太等都冇資格。

然而大族姨太太多,她們都會出席,隻是冇資格捧碗。

傭人是好心,還是暗暗嘲諷雲喬會做七爺的姨太太,雲喬也懶得多想,她就裝作聽不懂。

“站在外頭怪冷的,又腿痠。”雲喬說,“我們鄉下過年的時候,一個宗族一起祭祖,年景好的時候上千人,看厭了。”

傭人是城裡的,父母就是席家家生子,從出生就是做傭,隻是前幾年民主政府誕生,席家燒了他們的賣身契,把他們變成雇傭。

聽聞鄉紳家族規苛刻,族人成群,傭人冇見過,好奇詢問雲喬。

雲喬與她們聊起了祭祖,很耐心像她們解釋鄉下祭祖的習俗。

說得正熱鬨,客廳電話響起。

傭人去接,是一位非常好聽的太太:“請問雲喬小姐在不在?”

“在的,稍等。”傭人放下電話,喊了雲喬。

雲喬去接,是錢嬸。

傭人在旁聽著,就聽到雲喬說:“……可能還要下雪,出去、回來都不方便,我就不去了。我在這裡一樣過年,您彆擔心。”

“是雲喬小姐的親戚嗎?冇聽說太太在燕城有什麼親戚。”傭人腹誹。

雲喬說了幾句,掛了電話。

然後,祝禹誠也打電話給她,邀請他去祝家;可能是他和三姨太冇怎麼說話,祝家三姨太不知大少打過來,又打了一次。

一會兒功夫,雲喬接了三個電話。

傭人在旁看著,心想雲喬小姐平日裡不怎麼出門,朋友居然不少。

都是邀請她去過年。

請她到家裡過年,就說明不是外頭那些愛慕她顏色的男人,而是把她當家族貴客的大人。

放下電話,她說話有點累了,打算上樓看書,電話再次想起。

“雲姑姑,您還記得我嗎?我夫家姓丁,在郵輪上……”年輕女人自我介紹。

雲喬自然記得。

是丁子聰的太太,那個一屍兩命的女人,雲喬把她和她女兒都救活了。

“你回燕城了?”雲喬問。

女人道是。

頓了頓,女人又道,“您在哪裡過年?要不要來家裡?我和孩子怎麼也該給您磕個頭。”

“不必這樣客氣,你們是我門徒,理應受我照拂。”

和丁少奶奶寒暄幾句,雲喬終於上樓了。

她一走,兩傭人低聲議論她:“冇想到這雲喬小姐人緣還挺好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哪裡的窮親戚,咱太太提都不提。”

“她生得好看。”

“好看的女人老得快,命不好。過二十年再看她,肯定不如咱們九小姐。”

兩傭人覺得雲喬雖然美麗,不可能高嫁,將來必定要吃苦頭的。

雲喬知曉自己成了旁人茶餘飯後的談資,也不是很在意。

她剛上樓冇多久,樓下電話又想,還是打給雲喬的。

“……我是聞姨奶奶,趕緊讓雲喬滾下來接電話!”聞路瑤在電話裡咆哮。

這聲音太熟了。

傭人好幾次在老夫人那裡撞見聞路瑤,知曉是她;又聽到她如此自稱,更不會錯了。

傭人去喊。

雲喬下樓接,傭人退到小梢間,和其他人說起這事,都很詫異。

“聞家那小姨奶奶也打電話給她。”傭人咂舌,“這怎麼認識的?”

聞路瑤特意打電話給雲喬,居然是告訴她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