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8章

-

聞路瑤在電話裡得意洋洋。

“告訴你啊雲喬,我學會了開車,哼!”

那個哼的尾音,非常得瑟,像無形中翹起來的小尾巴。

雲喬眼前浮現一隻昂頭挺胸翹尾巴的公雞,又囂張又得意,不免失笑。

“開車很容易,學會了有什麼值得炫耀?”雲喬道,然後又說,“我從未嘲笑過你不會開車,你學會了何必專門告訴我?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“冇事掛了,再見。”雲喬道。

不等那邊回答,她直接掛斷,並且對出來看情況的傭人說,“若聞家姨奶奶再打電話來,不要喊我,說我不在家。”

傭人:“……”

其他人都巴結聞家小姨奶奶,這雲喬小姐怎麼回事?

她是有恃無恐,還是腦子不清楚?

傭人心中腹誹,麵上不敢表露,隻道:“若她追問您去了哪裡?”

“就說你不知道。”雲喬隨意說。

傭人道是。

雲喬轉身上樓,電話又響起;女傭接起來,說雲喬出去了,把聞路瑤氣了個半死,揚言要找雲喬算賬。

外麵的天仍是灰濛濛,室內陰寒,雲喬打開了電燈,索性脫了鞋襪,歪在床上看書。

不知不覺,她又做夢。

夢裡也是這樣的雪天,她立在玉階上,席蘭廷站在不遠處,一簇簇燃起漫天的煙花,然後對著她微笑,示意她看。

她卻不開心,那煙花絢麗無比,四周的風也不冷,雲喬好像缺了點什麼,夢裡的她漠然站立。

她胸口一片冰涼、黑暗,再絢爛的煙花都不能照亮分毫。

她發出輕微歎息。

這聲歎息彷彿在耳邊,雲喬猛然驚醒。醒過來才發現被子被她踢掉了,胸口和肩膀全部露在外麵,凍得冰冷。

“怪不得夢裡覺得心口那麼冷。”她感歎,然後去把自己那件蔥綠色舊襖翻出來穿上,終於暖和了。

雲喬依舊半躺在床上,手放在外麵看書,結果片刻雙手凍僵了。

她索性把手也縮回被窩。

不能看書,她心思亂轉,又想到剛剛那個夢。

她的夢,好像一次次提醒她,遠離席蘭廷,不要癡心妄想。

所以夢到他,各種各樣的痛苦,冇一件是好事。

雲喬在床上躺著,中午飯也冇吃。下午四點,席家的祭祖結束了,花廳開始準備年夜飯,傭人過來請雲喬。

“……我染了風寒。”雲喬隔著門對傭人說,“不去了,免得傳染給其他人。”

因為那個夢,她心情很失落,也說不清失落的緣故。

傭人道好。

待屋子裡恢複安靜,雲喬拉過被子,矇住頭。

她冇有睡,而是在回想她的夢。

夢是個很奇怪的東西,哪怕當時撕心裂肺,醒過來一時難受,但冇過幾天就忘記了。

雲喬隻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個關於席蘭廷的噩夢,那些噩夢具體的細節,她已經記不清了。

一陣風吹進來,雲喬聽到了細微動靜,好像是陽台門被風吹開了。

她猶豫著要不要去關上,畢竟冷風往裡灌,一會兒被窩都不暖了。

掀開被子,卻見一人背光而立,正站在她床邊,一襲白衣勝雪。

雲喬冇防備,嚇得她發出短促的尖叫,心差點從嗓子眼跳出去。

“你見鬼了?”那人還很不理解她的驚嚇,非常不悅反問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噩夢的主人翁從夢裡追到現實,活生生立在她麵前,對雲喬的心身皆是考驗。

她捂住亂跳的胸口,半晌說不出一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