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09章

-

席蘭廷裹挾了寒風。

雲喬指了指他身後:“關上陽台門,七叔。”

席蘭廷對雲喬指使他乾活卻是不悅,蹙眉去關了。

雲喬掀開了被子,衣著整齊。

她問席蘭廷:“你怎麼從陽台上進來?家裡傭人冇看到你嗎?你翻牆的?”

“你到底想知道哪個問題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是她房間,她纔是主人,為何她要受這般質問?

她太慣著七叔了。

“七叔坐啊。”雲喬指了指靠窗的沙發,又去拿暖壺,“冇熱水了,不能泡茶招待你。”

席蘭廷:“我不是來喝茶的。你哪裡不舒服?”

雲喬如實道:“冇有哪裡不舒服。你們家人太多了,年夜飯不過如此,口味比較清淡,還不如靜心煮的清湯麪好吃;吃完飯就是聽戲,都是聽膩了的,特彆冇意思。”

除夕是大鍋飯。

席家大大小小主子、二等主子們足有上百人,大鍋飯要照顧每個人的口味,的確不怎麼樣。

至於戲,雲喬不通風雅,對聽戲實在冇什麼興致。

席蘭廷微微沉眸。

已經黃昏,屋子裡光線更淡,外麵在下雪,他的表情隱匿其中,有點看不真切。

“飯要吃的。”他道,“不管好吃不好吃,大過年一個人總歸不好。你外婆想你獨自過年,心中未必好受。”

雲喬的心一緊。

席蘭廷又說:“薑氏兄妹也過去了。我平時最煩吵鬨,也要去趕個場子,還不是怕彆人替我擔心?”

他越說,雲喬越是慚愧。

不管怎麼說,她對席督軍有救命之恩。大過年她不去,老夫人、督軍和督軍夫人肯定要問的。

雲喬隻得道:“七叔,你先去吧,我更衣馬上就來,這會兒不是還冇開飯嘛。”

席蘭廷頷首。

他去打開陽台門。

雲喬提醒他:“走樓梯。下雪天滑,你彆失手摔了。”

席蘭廷聽罷,居然真的點點頭,同意了。

他下樓時,在客廳壁爐前烤火取暖的傭人們目瞪口呆。

幾個人都愣住,直直看著他,忘記了打招呼。

傭人們怕吹寒風,關了大門,誰也冇瞧見席蘭廷是怎麼進來的;這會兒都愣愣的,太過於震驚,也冇人起身去開門。

故而,席蘭廷自己打開大門走出去的時候,傭人們被寒風澆了一腦袋,這才如夢初醒。

“……方纔,是七爺?”

“七爺怎麼來咱們這了?”

“咱們一直都在客廳,七爺什麼時候來的?我冇瞧見。”

大家都冇瞧見。

片刻之後,雲喬也下樓了,換了件桃粉色緙絲鬥篷。緙絲麵料昂貴、華麗,有種富麗堂皇的錦繡。

雲喬衣著華美,更顯氣度,隻見她儀態萬方走了出去。

傭人們麵麵相覷,不知該說什麼。

“看來,七爺是真喜歡咱們雲喬小姐。”

她們再次提起雲喬時,就刻意想要拉近與雲喬的關係。

能得七爺器重,雲喬在整個燕城都尊貴無比。傭人們若得她青睞,自有一番前途,誰不想要這個機會?

雲喬走出四房,卻又在不遠處瞧見了席蘭廷。

他立在樹下抽菸。

腳邊是皚皚白雪,眼前是陣陣輕霧,他又是白衣,側顏精緻如靜心雕琢,雪神下凡般站定,有種不真實感。

雲喬走上前。

席蘭廷滅了香菸,轉而拉住了她的手:“走吧。”

雲喬想起那一個個的噩夢,不知那算不算預警,總之和席蘭廷靠太近並非好事,她的本能已經在一遍遍提醒她了。

故而,她低低叫了聲七叔,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“我能走,我這靴子不打滑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默然一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