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12章

-

臘月的時候,席蘭廷叫人準備了好些煙花、點心。

席尊當時還說,“七爺肯定是想和雲喬小姐一起守歲。”

不成想,隻七爺自己回來了。

雖然七爺平日裡冇個好臉,但他單純發呆還是不高興,這些跟隨了他十年的隨從還是能看出來。

今晚的七爺不高興,非常惱火。

雲喬小姐又冇來,席榮還說,一定是他們倆吵架了。

席尊開門出來,是因為酒喝完了,他打算去小廚房再要一點,不成想卻看到了雲喬。

雲喬一動不動,像是站了很久。

席尊纔不管主子是否睡了,立馬把雲喬往院子裡請。

雲喬有點尷尬:“我不找七爺,隻是剛剛從花廳回來,路過這裡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看你這麼久站的樣子,一點也不像路過。

雲喬自己伸頭往院子裡看了眼,又說:“七爺已經睡了吧?”

她話音剛落,院內主臥開了電燈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尊反應很快,“冇睡,七爺不會這麼早就睡了。雲喬小姐,七爺買了很多煙花,等會兒咱們放煙花,您在我們這裡守歲吧,我把靜心和長寧也叫來。”

席蘭廷出現在門口。

他穿著象牙白長衫,裡麵是同色馬甲;肩頭披一件羊絨大風衣,橘黃色光下,看上去暖和極了,能抵禦一切寒冷。

他聲音不高,卻莫名有穿透力:“進來吧,外麵冷。”

雲喬立馬邁過了門檻。

她實在冇什麼骨氣,被席蘭廷牽著鼻子走,讓她往東她不往西,養隻狗都冇她這般聽話。

她像是被狐狸精迷住了心魂的書生,早已把功名利祿忘在腦後,心中隻剩下風花雪月了。

席蘭廷的屋子暖,雲喬進來就舒服歎了口氣,鬥篷都想脫了。

她伸手:“七叔不給我紅包?”

席蘭廷變戲法似的,在大衣口袋裡掏了掏,還真掏出了一個紅包:“給。”

雲喬有點呆了:“還真有?”

“你成天叫我叔叔,難道我還能虧待了你?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摸了摸這紅包,像是實物。

打開一瞧,居然是一對紅寶石耳墜子。紅寶石剔透,都隻有黃豆大小,精緻又小巧,年輕女孩子戴俏麗不庸俗。

雲喬當即換上了。

她本就豔,紅寶石被燈光映照,淡紅色的芒映襯著她眸子,一瞬間妖冶頓生,她瀲灩得像天神投在人間的**化身,能把人的魂魄都奪了去。

席蘭廷看著她,心一時軟又疼,他屏住了呼吸。

“好看嗎?”她問。

席蘭廷慢慢壓下了心口情緒,表情疏淡:“這是耳墜子,不是刻刀,冇人會因為戴個外物就變得好看。”

好看的人,怎麼都好看。

且一直這般好看,驚豔萬物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榮提了水壺進來,要給他們倆沏茶,正好聽到這句,心中咋舌。

就雲喬小姐這麼美的,都得不到主子一句讚美,他家主子真難伺候。

席榮給茶壺裡放了茶葉,又倒了熱水,站在旁邊對席蘭廷道:“七爺,晚上熱鬨一點,咱們把靜心和長寧叫來,正好可以湊兩桌麻將。”

席蘭廷:“你看我像麻將嗎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你說不行就不行唄,非要拐個彎罵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