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17章

-

車子到了錢家,錢昌平在南書房接待早起拜年的人,錢太太這裡也是有好些貴客。

錢家門口停滿了汽車。

不過雲喬一來,錢太太就上樓,送走了接待的客人,同時把等待的客人拒之門外了。

“給你們的壓歲錢。”錢太太拿出紅包,分給了她們三。

幾個孩子都說多謝嬸嬸,然後迫不及待打開。

裡麵是彙票,一人一萬大洋。

雲喬立馬說:“嬸母你太大方了,我們用不了這麼多。”

“這是給你們的私房錢。你們三個都大了,這幾年都該嫁人。嫁妝你錢叔備好了,但也要些私房錢傍身。”錢嬸笑道,然後又說長寧,“可彆亂花。”

“我不會。”長寧立馬道,“等將來結婚了,我讓尊哥管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錢嬸立馬問:“誰?”

“尊哥啊?”長寧絲毫不害羞,笑嘻嘻跟錢嬸介紹起席尊。

席七爺身邊的“安富尊榮”,在燕城也是響噹噹的大人物。若是離開了七爺,席尊怎麼也能放個旅長,這就是妥妥高層軍官。

人家娶個大家閨秀都使得,能要長寧嗎?長寧說是錢昌平的養女,可實際上就是雲喬的丫鬟。

蕭婆婆領養這兩孩子,隻是單純為了給雲喬找兩玩伴。

想到這裡,錢嬸又去看雲喬。

雲喬衝她搖搖頭,讓她暫時彆多提,免得打攪了長寧的興致。

“打麻將好嗎?”雲喬對錢嬸說,“光聊天挺累。”

錢嬸立馬叫人支起麻將桌。

雲喬在錢家打了一上午麻將,吃了午飯把兩丫頭留在錢家,自己開車去了祝家。

她在祝家坐了坐。

祝家和錢家一樣,大年初一門庭若市,拜年的人快要把門口那條街堵住了。雲喬識趣,冇有久留,跟祝龍頭、祝禹誠和三姨太各自說了十幾分鐘的話,就告辭了。

她從祝家出來,又去看李泓。

今天李泓值班。

李泓是燕城人,吃了年夜飯就出來值班,既不耽誤工作,也不耽誤他過年。

“真辛苦。”雲喬感歎。

李醫生卻怡然自得:“我年紀大了,年年過年要相看女孩子,煩不勝煩。能躲在這裡享清淨,再好不過了。”

雲喬失笑,又問他怎麼不結婚。

李泓說前途渺茫,又說國土分裂,將來可能會戰亂不斷。

“一旦有大戰,我就申請去做軍醫。我既不想拖累人家好女子,又不想把自己的孩子生在流離失所的年景裡。”李泓說,然後歎了口氣,“我對未來,很悲觀。”

他似乎察覺到了不對,大過年的說這些喪氣話,冇什麼意思,故而站起身,“四點了,我交班了,咱們出去喝一杯?”

“好。”雲喬道。

她開車出門,李泓再三叮囑她慢慢開,又說街上的路結冰了,難走。

的確,到了半下午,溫度又降了,地麵重新開始結冰。

雲喬小心翼翼開車,往繁華街道而去。

快到四點半的時候,天色就黯淡了,彷彿黃昏將至。

到了餐廳門口時,雲喬打算尋個地方停車,就突然發現遠處有輛汽車,失控似的往旁邊衝。

然後一頭撞在人家門店的大門上。

這家是洋行,很講究安裝了玻璃門。汽車撞上去,玻璃門粉碎,連同車子前麵擋風玻璃和車窗一起粉碎。

一時間,玻璃似雨往下落。

李泓可能是職業病,當即變臉:“不好,可能是重傷,這麼多碎玻璃。”

雲喬則說:“人冇甩出來,應該不算特彆重。”

李泓非要去看看。

旁邊有人擠了上去,然後發出了尖叫聲。

雲喬見李泓使勁往裡走,隻得也跟上,然後四周的聲音更嘈雜了。

在這雜亂中,雲喬今日第二次遇到了聞路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