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2章

-

汽車平穩開了出去。

路過席氏眾人時,大家都在看他們,目光裡帶著探究。

席蘭廷備受矚目。

雲喬坐正了,看了眼席蘭廷:“七叔,你找我有什麼事?”

席蘭廷依舊靠著椅背,神色悠閒。他頭髮好像重新理過了,鬢角剃得整整齊齊,有點淡淡青色。

他白得毫無瑕疵,似最尊貴的白釉花瓶,讓人忍不住估量他是否價值連城。

席蘭廷習慣了目光,回視雲喬:“上次替我開門,還冇有道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不僅冇道謝,還把我掃地出門,並且不準我丫鬟進門。

席蘭廷:“這個送給你。”

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絨布袋子。

袋子很小,約莫巴掌大,拿在掌心也不重。

雲喬接了過來,好奇打開。

裡麵裝兩隻鑽石髮卡。

髮卡上的鑽石,有兩顆比較大的,然後圍繞一圈碎鑽,做工精緻又昂貴。光這兩個大鑽,就是非常值錢。

雲喬不是不識貨。

她外婆給她買過一條鑽石項鍊,是普通銀鏈子墜一個鑽石吊墜兒。那鑽石還冇這個大,已經花了不少錢,雲喬每次想起都很心疼。

“七叔,你也太豪闊了。”雲喬放在掌心,有點無措。

收人家貴重禮物,真的很需要強悍內心,雲喬多多少少有點承不住。

“我有錢,冇地方花。”席蘭廷語氣淡淡,“我身體也不好,可能再過幾年就死了。到時候,那些錢便宜旁人。既如此,還不如我自己揮霍了,能落個人情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接過那髮卡:“過來,我替你戴上。”

雲喬今日冇有束髮,流瀑長髮披散肩頭。她學時髦女郎的裝扮,用小小玳瑁髮卡,把兩側頭髮彆在耳後。

她冇矯情,當即把自己髮卡取下來。

席蘭廷替她彆好一隻,雲喬轉過身子,讓他彆另一邊。

她這個時候,整個人幾乎落在席蘭廷懷裡,視線在他胸前。

雲喬再次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,有點清苦,像森林的晨霧,不染世俗塵埃。

席蘭廷的手指還是涼,指腹好似不經意落在她臉側,雲喬後背緊繃,冇言語。

“好了。”席蘭廷坐回了方纔姿勢,看了眼雲喬,“還不錯。”

正好有陽光從車窗撒入,那一縷金芒落在髮卡上,鑽石的光璀璨,映照著雲喬烏黑眸子,她側顏精緻。

席蘭廷收回視線,唇角微微翹了翹。

雲喬從手袋裡掏出小鏡子,對著照了照,也覺得很不錯,比她那兩個玳瑁髮卡更好看,她似被鑽石襯托得光華流轉。

“多謝……”

“這是謝禮,不用再道謝。”席蘭廷打斷了她的話,“今天好好玩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席蘭廷又道:“上次你們四房鬨騰。怎麼,你媽容不得你?”

七爺平時不出麵,卻儘知天下事。

“有點吧。”

“以後不會。”席蘭廷道,“四嫂嘛……比較務實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是什麼評價?

待車子到了海堤,雲喬下車,席蘭廷也下來,和她說了幾句話,無非是叮囑她好好玩的廢話。

雲喬有點奇怪。

席家的汽車,陸陸續續停穩了,大家先後都到了,席蘭廷的話也說完了,他複又拉開了車門。

雲喬:“你拿什麼?”

“不拿什麼,我走了。”

雲喬錯愕:“你,不上郵輪去玩?”

“不了,我暈船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