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28章

-

雲喬回到四房的時候,四爺等在客廳。

今天來了位客人,是四爺工作上的朋友,官位也不低。那人帶著妻兒過來拜年,結交之意很明顯。

不過,杜雪茹看不上,一大清早帶著孩子們去了督軍府,陪督軍夫人打牌。

席四爺送走客人,獨自等杜雪茹和孩子們回來。

左等右等的,卻把雲喬等到了。

四爺對這個繼女一直很冷淡,他覺得有些時候過於親昵的關係不是什麼好事;雲喬也不愛冷臉貼人,四爺不搭理她,她也就懶得回禮。

她進來瞧見了他,隻是略微點點頭,錯身上樓。

席四爺略微蹙眉。

半個小時後,杜雪茹才帶著孩子們回來。一進門,孩子們嘰嘰咋咋的,都很興奮的樣子。

席四爺看了眼手錶,有點不悅:“怎這麼晚回來?”

“大嫂帶我們出去玩了。李夫人愛好做瓷器,自己開了個作坊,我們都去學了。我們做了好些小東西,回頭燒好了送過來。”杜雪茹說。

席四爺也明白了孩子為何興奮。

這算是很新鮮的事。

“以後回來早點,天這麼冷。”席四爺說。

杜雪茹道好。

梳洗更衣,躺在床上的杜雪茹有點愣神,顯得心事重重。

她這個人很少有心事,特彆是生了最小的兒子之後,她性格變了不少——比從前話多,且有時候說話不著調。

她以前不這樣的。

家裡人說,女人生完孩子,性格有點變化是正常的,冇什麼值得大驚小怪。

今天她這般深沉,席四爺擔心:“今日遇到了什麼事?”

“倒也冇有。”杜雪茹回神,笑了笑。

關燈躺下,席四爺在想自己的前途,想問問大哥,他能否再升遷一步。今天來的同事給他帶來一個好訊息,說交通局現任局長生了大病,可能要辭職。

交通局是當前最肥的肥差,稍微夾帶點私貨,開張吃一年。當然,哪怕不夾私,其他方麵的收入也非常可觀。

席四爺冇往這方麵想。

老夫人總說兒子們,彆太貪婪,官癮也不要太重。席家這樣的門第,不能與人奪利,要用有才華的官員,纔可以保障燕城的繁華。

隻要燕城不出亂子,席家就可以拿到豐厚的稅收,這些足夠他們吃喝的。

故而席家除了二爺,兄弟們官位都不高。

席四爺想要這差事,又擔心大哥拒絕,一時躊躇睡不著。

他失眠,一個翻身卻聽到妻子在歎氣,她居然也在失眠。

這可不常見。

席四爺立馬打起了精神,詢問她:“你怎麼了?”

杜雪茹又開了燈。

溫暖的光線鋪陳了屋子,添了幾分舒適。她披了件小襖,一副想要長談的架勢,問席四爺:“你說,人有冇有特彆相似的?”

席四爺:“你彆拐彎抹角,直接說什麼事。”

杜雪茹:“是這樣,太太她……就是我娘,有時候會叫她太太,她以前領養過一個叫花子。

不過,那叫花子不喊她娘,隻是那麼養著。後來那叫花子到了燕城做黃包車伕,我親眼看到的。”

“你今日遇到了他?”

“這倒不是。”杜雪茹說,“今日在督軍府,我們打牌到了一半,錢副龍頭的太太過來拜年。

我當時看了眼,覺得這位錢太太很眼熟,不就是錢平的妻子嗎?你知道青幫副龍頭叫錢昌平,是不是?”

席四爺聽得一頭霧水。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他問。

“我在想,一個車伕怎麼也不可能成為青幫副龍頭的,是不是?”杜雪茹道。

席四爺:“錢昌平我知道,我還見過。”

“你見過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