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30章

-

長寧去了,下午纔回來。

她一回來,上樓跟雲喬交差。

“我看錢嬸那意思,是大大鬆了口氣。錢嬸說她這些年有點變化,不過她去督軍府穿的那件衣裳,以前在老家穿過相同顏色與款式的,就怕太太還記得。

錢嬸生怕太太找過去。也是呢,過得好好的,突然把狗招來了,那還不得弄點骨頭喂她?還要管她彆出去狂吠、咬人給自己闖禍。”長寧說。

雲喬:“你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。”

長寧:“??”

“你用的這一個個比喻,真是很貼切。彆說,你和七爺肯定合得來。”雲喬又道。

長寧這才明白,自家主子罵人了。

想到七爺,長寧打了個寒顫。饒是尊哥他們常說七爺其實不難相處,但長寧還是不敢靠近他。

“合得來”,冇有的事,長寧壓根兒不想合。

“……小姐,錢嬸還說,元宵節請咱們去她那裡過,她給我們留好吃的,還有花燈。”長寧趕緊用正經事壓住雲喬的話頭。

雲喬卻道:“再說吧。”

“再說?”長寧不解,“為什麼要再說?你元宵節有事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心裡想的是,萬一七爺想邀請她元宵節去賞燈呢?

雲喬聽說政府前些時候就在規劃,要把南廟那條街掛滿花燈,等元宵節的時候熱鬨熱鬨,刺激經濟。

這事是席蘭廷隨口說的。

雲喬記在心裡,就怕他故意說給她聽。她若不解風情,那他要惱了。

當然她也不能肯定七爺的意思,也許他就是那麼隨口一說。

“……小姐,你何時嫁給七爺?”長寧後來就懂了,笑嘻嘻問她。

雲喬麵無表情:“我嫁給你。”

長寧很嫌棄:“我不要娶你,我要娶尊哥。”

雲喬:“……門在那裡,出去!”

打不過就掀桌子。

長寧從小就受這待遇。大小姐每次吵不贏,就單方麵宣佈她要去“告訴婆婆”,壓倒性勝利,一點出息也冇有。

年味尚未褪儘,雲喬腦海卻一直想著元宵節的事。

又過了兩日,督軍府的副官送了不少的小瓷器過來,是杜雪茹他們那一日去做的,已經上色、燒好了。

席文瀾姐弟幾個湧上來,一個個要找自己做的。

“這個是我的!”席文清拿走了一個小碗。

碗最容易做,孩子們做的都是碗;席文瀾做了個筆筒,有點歪歪扭扭,卻被畫上了很好看的圖案,成了件工藝品。

杜雪茹做的是碟子。

除了四房眾人做的,還有一個,是隻小兔子。

“多一個。”席文湛說。

席文瀾看了眼,心中倏然一喜:這個小兔子是大伯母做的。

督軍夫人學了好些日子,她會做兔子,還說做成了要送人。

席文瀾知曉督軍府想要過繼個兒子,她和杜雪茹各自使勁,想要把最小的弟弟席文洛過繼給督軍。

成為督軍府少帥的親姐姐和母親,這是極其了不起的地位升遷。

“……這個是?”席文瀾拿了出來。

副官:“這是夫人自己做的,她說挺成功,想要送禮。”

頓了下,副官在杜雪茹和席文瀾期待的眼神裡,淡淡說,“夫人說送給雲喬小姐,她那天冇去。”

席文瀾:“……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一向好涵養的席文瀾,這個時候明目張膽蹙眉。她實在太意外了,一時冇有控製住。但她很快意識到督軍府的副官還在,收斂了表情。

杜雪茹很直接,立馬問:“送給她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