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32章

-

雲喬一開始以為杜雪茹是她親媽,對她有些期待,情緒上轉不過來彎。

她內心深處,也希望親媽可以疼疼她。若叛逆或者冷漠吸引來關注,她也得償所願了。她到底隻是個剛成年的小姑娘。

後來她知道,這位並不是杜曉沁,她的心態立馬就變了。

既不是親媽,那就套路對套路,甭談感情。

席文瀾能用的招數,雲喬都學會了,她也能用。

杜雪茹很貪婪自私,雲喬就投其所好。隻要她看上去時時刻刻替杜雪茹考慮,就可以得到杜雪茹的偏愛。

席文瀾一直和杜雪茹情同母女,還不就是因為她在老夫人跟前得寵,又願意維護杜雪茹的利益嗎?

所以,雲喬剛得了督軍夫人一點好處,立馬暗示她要提攜杜雪茹和她的親兒子。

席文瀾和雲喬都不是杜雪茹親生,現在就要拚誰的後台硬,誰的戲逼真。

不管怎樣,今天雲喬穩勝一局。

雲喬把小兔子揣兜裡,又說要送席文瀾去醫院。

她成功誤導了眾人,好像席文瀾輕輕摔一跤就要去醫院一樣,讓人覺得她做作又嬌氣。

席文瀾有苦難言,鼻子又痠痛得厲害,哪怕她想忍住,可生理上的眼淚汪汪,顯得她故作可憐。

“冇事、冇事。”席文瀾道,然後轉身上樓去了。

杜雪茹歎了口氣,對雲喬道:“你姐姐從小受老夫人寵愛,她性格稍微軟弱些,你不要生氣……”

她反而安慰雲喬,而不是罵她。

杜雪茹真是個“見錢眼開”的主,她的勢利眼絲毫不加掩飾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我明白的,媽。”

她不知內情的時候,叫媽特彆費勁,因為打心眼裡有點怪杜曉沁多年對她的棄養,不想承認,卻又渴望親媽。

現在她毫無負擔了。

因為眼前這個女人,雲喬叫她一聲媽,不會引起自己情感上的漣漪,內心一片平靜,叫得格外順口。

席文瀾上樓更衣,又要出門。

杜雪茹問她去哪兒,她笑道:“我去看看文潔。快要開學了,郝姨太上次讓我去替文潔檢查檢查功課。”

“那你快去吧。”杜雪茹道。

雲喬也趁機上樓了。

席文瀾最近和堂妹比較親近,不是因為席文潔改了脾氣,而是盛昭從中穿針引線。文潔很喜歡盛昭,而盛昭願意提攜席文瀾。

文潔這才願意席文瀾替她檢查功課。

上次募捐晚宴時候,督軍夫人那一巴掌,文潔和雲喬是結仇了。

席文瀾肯定要在文潔跟前說雲喬壞話。

不過隨她們。

雲喬在家裡閒著,就是看看書,溫習那些她背誦過的醫學著作,打算去找李泓,看看有冇有機會觀摩他們做手術,或者臨床實習。

她正在想著,薑燕羽過來找她。

有些話不適合在家裡說,薑燕羽邀請雲喬去外麵喝咖啡,然後閒聊瑣事。

“……我媽出院了。”薑燕羽告訴雲喬,“她瘦得特彆可怕。”

“回頭去看看她。”雲喬說。

薑燕羽:“哥哥讓我不要去,我爸又回來了。”

說到這裡,薑燕羽既擔心又暗暗期待著什麼。

“不知道他是回來接我媽去辦離婚手續,還是打算跟她和好。”薑燕羽歎了口氣,“我還是不想他們離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