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34章

-

薑家之事,一團糟糕。

薑燕羽受了雲喬幾句點撥,換了個思路,突然就不怪她母親了。

因為她發現,她父親連低頭認錯都不肯。母親受了委屈,得一個認錯能怎樣?

薑燕羽反而能理解母親了,離婚也是被父親逼迫的。

她站在母親那邊,同仇敵愾,人就不那般消極了。

薑夫人還住在雲喬那小公館裡,薑燕羽卻和哥哥住席家。

薑燕羽打算搬過去,薑夫人不同意:“你們暫時彆過來。”

她和丈夫離婚官司,恐怕要拉鋸一段時間,孩子夾在中間成為他們的墊腳石。真鬨起來,都會忍不住把孩子拉出來做籌碼,所以她讓薑燕瑾兄妹倆都彆過來。

席家不知內幕,隻聽說薑夫人身體不好,需要靜養。

畢竟她前段時間住院了好長時間。

雲喬成天被薑燕羽拉著作伴。這日她們去了小公館,薑燕瑾也在。

“媽,我今晚不回去。”薑燕羽說。

薑燕瑾正月十七開學,還有四天,他有些功課要補,所以他暫時不過來。

雲喬也在,她和薑燕瑾一起回去。

“姑姑,我請你吃飯。這幾天你勸說阿羽,又幫著跑前跑後。我回去就要補功課了,恐怕冇時間。”薑燕瑾道。

春假期間,薑燕瑾跑了趟雲南,去見了一些人;他暗中的生意,也有資金要送出去,他忙得腳不沾地。

雲喬知曉他時間寶貴,不可能成天陪著吃飯喝酒。他有心感謝,她不推辭。

“好。”她應道。

“姑姑有什麼想吃的?”薑燕瑾又問。

雲喬想了想:“去吃法國菜,我想吃鬆茸醬。”

薑燕瑾道好。

他們去了租界一處比較有名的法國菜館。法國僑民都說這餐廳地道,而雲喬他們吃過一次,不能判斷是否地道,味道是很不錯。

餐廳門口停滿了豪車,不少司機站在一起抽菸閒聊。

薑燕瑾放下了雲喬,他要去尋個停車位置。

雲喬在大門口等他。

錦衣華服的男男女女絡繹不絕,每個路過雲喬的時候,都會打量她一眼。

雲喬很不自在,想要轉過身去。不過這時走過來一名女郎,分走了大部分的視線。

女郎很引人注目。

正月的燕城,空氣陰寒潮濕,早晚冷得刺骨,而女郎穿高開叉旗袍,露出兩條白皙長腿。她上身穿短款皮草,毛茸茸一大圈,看上去很暖和,就是不知她腿冷不冷。

大家都好奇看她的腿。

而女郎帶著英倫淑女帽,帽子邊沿綴了麵網,鑲嵌紅寶石,隻露出下半張臉。菱唇鮮紅,她抽一根細長香菸,青煙嫋嫋。

這樣的女子,五官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這咄咄逼人的氣質,已經非常惹人注目。

雲喬也在看她。

她似乎很驕傲,明眸微睞,並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,非常坦然。

片刻後,有男士停好了汽車,朝她走過來。

她一手扶煙,一手挽住男人胳膊,風情烈烈。

隻是那男人卻停住腳步,好奇看了眼雲喬,並且出聲喊她:“雲喬?”

雲喬的視線在那女子身上,聞言才微微抬了抬眼簾,瞧見了男子的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