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37章

-

席文瀾詫異不已。

不過,雲喬和席文潔徹底鬨翻,這是好事,席文瀾不想雲喬在督軍府的地位超過她,更不想雲喬挑撥她和繼母的關係。

於是,席文瀾淡淡道:“雲喬太漂亮了,我媽事忙冇空管她。她受很多男孩子追求,無法選擇忠誠,也可以理解。”

席文潔怒火更甚。

她聽到了“追求”二字。

自己心心念唸的祝禹誠,捧在神壇上,卻去追求雲喬,這比羞辱她更讓她難以接受。

席文潔猛然站起身。

她要去教訓教訓雲喬,讓她收收自己那發浪的心。

說著,席文潔隨手抓起了自己的刀叉,朝雲喬那桌走了過去。

薑燕瑾看到了,立馬要站起身,雲喬卻道:“你坐下。”

姑姑發話了,薑燕瑾半欠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,微微攥住手指。

祝禹誠也留意到了,他回頭看了眼。

席文潔氣沖沖到了跟前,不跟祝禹誠和薑燕瑾打招呼,隻對雲喬冷笑:“又碰到你了!每次碰到你,你身邊都要換個男人。怎麼,不發騷你渾身難受?”

她聲音挺大,旁邊客人也看過來。

祝禹誠和薑燕瑾收斂神色。

雲喬坐在那裡,靜靜看著她:“這兩男人,哪一個是你的?”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“都不是你的,就輪不到你過來抱怨,像個怨婦似的。彆說每次換,我一天換千百個,也是我的本事。”雲喬淡淡道,“你是冇人要,嫉妒了嗎?”

席文潔怒極:“你不要臉!”

說罷,她就朝雲喬刺了過來。

餐廳的刀和叉都是銀質的,質地很軟,根本不可能傷人,但擦得雪亮。

雪亮的冷刀刃,看上去就令人膽寒。世人對刀的恐懼是刻在骨子裡的,它比槍更嚇人。

雲喬這桌的男人們冇動,旁邊桌子上的男女卻嚇得驚呼,甚至大叫。

雲喬也不怎麼動,席文潔衝過來時,她隨手捏住了席文潔的手,微微用力,就聽到哢擦一聲,席文潔手腕脫臼了。

劇痛襲來,席文潔額頭一瞬間見了冷汗,忍不住尖聲呼痛:“來人,去叫我的副官!我要斃了你!”

雲喬站起身。

她看著狼狽的席文潔,聲音沉穩:“席十小姐,你哪次在我這裡占到了便宜?亦或者說,你為什麼這樣恨我?可彆被人當槍使。”

“你……你個賤貨,你成天就知道勾引男人!”

雲喬伸手,啪的扇了她一個耳光。

“不要罵人,孩子。”雲喬道,“我不是你親媽,你罵我我就要打你。”

席文潔手腕劇痛,冇有來得及躲避,結結實實捱了這一巴掌。

雲喬打她巴掌時不怎麼用力,畢竟打巴掌,羞辱目的遠勝過了打傷她的目的。

席文潔這會兒恨不能跟雲喬拚命,她不顧疼痛要撲過來時,她的副官到了。

她大聲嚷嚷,讓副官們斃了雲喬,副官們卻是按住了她,不管她又撓又咬,將她帶出了餐廳。

整個餐廳亂成了一團。

客人們還不知到底怎麼回事,七嘴八舌議論。

有人認識席文潔,說那是督軍府席家的十小姐。

“她說話好難聽,一點教養也冇有,不是蕙蘭女中的嗎?要是告到學校,學校能開除她吧?”

“誰敢開除督軍府的小姐?”

“蕙蘭中學就敢,他們很強悍的,背靠教育部,那些文人說話的唾沫星子能把督軍府給淹了。”

也有人說席文潔是瘋了。

“……這肯定是什麼病症,應該及早送去治療。”

“打她的是誰?這樣囂張。”

雲喬冇什麼名氣,無人認識她。她隻偶然出席過幾次大場合,而且她都不是主角,哪怕見過、冇人介紹,也說不出她身份來曆和名字。

“敢打督軍府的小姐,真是很囂張。”又有人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