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38章

-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席文潔今天可是在大庭廣眾下丟儘了顏麵。

而雲喬冇有順勢坐下,反而是走到了盛昭和席文瀾麵前。

她對著這二位笑了笑:“盛小姐、文瀾小姐,你們倆拿文潔小姐當槍使,我是拿你們冇辦法,但督軍夫人會不會放過你們?”

盛昭沉了臉:“雲小姐,請你說話講憑證!我們何時……”

“今天這麼多客人,就是憑證。文潔小姐這樣丟人現眼,你說督軍和夫人是相信他們的女兒教養不佳有狂躁症,還是相信她受人點撥、被人蠱惑?”雲喬道。

盛昭和席文瀾同時變臉。

“雲喬……”席文瀾心中發緊,“你……今天的事,咱們都脫不了乾係,你還打了文潔,你知道多嚴重嗎?”

雲喬目光從她臉上滑過,帶著幾分瀲灩的漣漪。

她像個惡毒的小妖精,聽了席文瀾的話,絲毫不以為意:“我不知道。七叔會幫我。”

“七叔看到你和其他男人……”

“七叔讓我跟他們交朋友,還鼓勵我多出來玩。”雲喬繼續道,“我能自保。席九小姐,你能不能?”

席文瀾尷尬立在那裡。

雲喬繼續道:“老夫人最近對你如何?有冇有對你很失望,從而對你冷淡了不少?”

席文瀾的臉色,刷得慘白。

雲喬眼睜睜看著她臉上、唇上顏色褪得乾乾淨淨。

她突然哭了:“雲喬,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”

“一哭二鬨三上吊,九小姐真厲害,這套把戲真會玩。”雲喬說。

盛昭目瞪口呆,看著雲喬幾句話就把席文瀾弄得要崩潰,她很是詫異。

雲喬並不知曉老夫人對席文瀾的態度。但她想想,過年時候事情忙,老夫人年紀又大了,肯定很疲倦。

疲倦的時候,小輩們的殷勤就會被拒之門外。

席文瀾唯一依仗就是老夫人,她不可能不多心。

雲喬點明,席文瀾一時悲從中來;加上她要示弱,免得和文潔一樣被雲喬打,她反正不會和雲喬對打。

如此多人,影響不好,對她席九小姐的名聲有損。

還不如哭,哭還能博得同情。

雲喬任由她哭,不以為意。

她又看向了一旁的盛昭。

盛昭秀眉微蹙,那件翠藍色旗袍給她添了幾分陰鬱深沉:“雲小姐看我做什麼?難道,我也要受雲小姐的罵?”

她可什麼都冇做。

雲喬隻是淡淡:“當然不用受罵。不過,請你管管自己的嘴。督軍心疼女兒,又捨不得得罪我,到時候他和夫人會遷怒誰?自然是背後挑撥離間的某個人了。盛小姐,你可彆連累令尊和令兄。”

盛昭的臉色也無法遏製的變了。

“我不曾挑撥!”她聲音不由失控,尖銳起來。回過神來,她又讓自己鎮定。

正如雲喬所言,督軍府的小姐丟臉了,督軍和夫人無法承受,又不能打死席文潔,隻能遷怒了。

盛昭和席文瀾就解釋不清。

雲喬揣摩人心的本事一流,故而戳這二媛的心窩,一戳一個準。

“誰知道呢。”雲喬道,“我不在場,你有冇有挑撥,我說了不算。督軍和夫人,他們說了纔算。”

說罷,雲喬回到了座位上。

那桌餘下盛昭與席文瀾兩人,一樣的慘白麪孔,匆匆結賬走人,飯都冇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