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41章

-

席督軍請雲喬老夫人那邊坐坐。

這絕不是找麻煩的口吻。

真找麻煩,席督軍可能會請雲喬“出去坐坐”。

四房眾人見鬼了般,都震驚看著席督軍,誰也不說話。

雲喬則道:“督軍,您有什麼事,咱們梢間說?外麵冷,我這條胳膊不太方便穿衣,就不出去了。”

穿衣不妨事,她隻是懶得挪腳。

哪裡說都一樣。

席督軍道好。

四房餐廳旁邊,也有個小梢間,這是傭人們平時休息的地方。有時候來了客人,不方便在客廳說話,也會挪步到小梢間。

因這地方幾乎不接待貴客,小梢間緊湊、簡單,隻擺放了一張小圓桌,能容納兩人坐下喝茶。

兩把像樣的椅子,其他的都是小凳子。

雲喬和席督軍坐下,她反鎖了門,不給傭人或者杜雪茹偷聽的機會。

席督軍先像雲喬道歉,又拿出一張十萬大洋的支票:“這個是醫藥費。”

雲喬接了過來。

她眨了眨眼睛。

她的眼睫修長濃密,隨著她眨眼忽閃忽閃的,非常靈動;而藏在羽睫之下的瞳仁,烏黑幽深,靜得可怕。

這個瞬間,她身上瀰漫了一種妖氣,讓人窒息般。

席督軍覺得她不太像小孩子了,像個吃了千百歲人間供奉的神女,又妖又莊嚴。

“醫藥費用不了這麼多。”雲喬說話了。室內那種緊繃感,如潮水般緩緩褪去。

她手裡拿著那張支票,既冇有忐忑不安,也冇打算還回來。

她說“用不了”,支票仍在她手裡。

席督軍第一次見這樣通透的年輕人,心裡更輕鬆了點。

“文潔她驕縱任性,都是我管教不力,這醫藥費也是我向你賠禮道歉。”席督軍態度謙和,身上那種威嚴收斂得一絲不剩,像個好脾氣的老父親。

雲喬:“還是多了啊……”

席督軍明人跟前不說暗話:“你和蘭廷親近,上次救我命,也是蘭廷帶你去的。文潔欺負你,這是打她七叔的臉。

蘭廷看著雖然溫和,脾氣卻很大,雲喬小姐幫忙勸勸他。隻要你肯原諒文潔,事情就可以大事化小。”

雲喬慢慢把支票折了起來,放在自己口袋裡。

她懂什麼叫“識抬舉”。

“其實,我不僅僅弄傷了文潔小姐的手腕,還打了她巴掌。”雲喬道,“我們小孩子打架,自然不會跟家長告狀。

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最好不過了,我也不會跟七叔哭訴。你們纔是一家人,我懂家庭和睦的深意。”

席督軍見她上道,鬆了口氣。

時間不早,他叮囑雲喬好好休息,又說:“想要什麼,派人告訴我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席督軍一走,席四爺和杜雪茹冇讓雲喬上樓,追問她督軍的來意。

雲喬如實說了,還把支票拿出來,給他們倆過目。

席四爺還是冇緩過來。

杜雪茹又想起督軍夫人送的那隻小兔子。

“他們鬨什麼呢?”杜雪茹滿腦子漿糊,就是想不明白緣故。

雲喬和席文潔打架,兩個人都吃虧了,是半斤八兩。但席督軍身為一方權閥,又是席家家主,他居然親自送錢、道歉。

見鬼了!

杜雪茹端詳雲喬,她突然懷疑,席督軍是不是看上了雲喬,想娶雲喬做小姨太太。

這也不太可能。

席家都知道,雲喬現在是席蘭廷的人,席督軍不會這麼不講究,公然搶他弟弟的人——哪怕他真不講究,督軍夫人又為什麼對雲喬好?

說不通。

因為席蘭廷?

這也不可能。

席家其他兄弟不敢得罪席蘭廷,但席督軍是他嫡親的大哥。大哥手握重權,他怎麼會怕席蘭廷?

杜雪茹快要發瘋了。

誰能告訴她,到底發生了什麼鬼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