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42章

-

席蘭廷這天晚上回到了燕城。

剛到家,席尊迫不及待把事情告訴了他,生怕慢一步會牽連自己。

席蘭廷正在洗臉。

聞言,他略微低垂著頭,熱氣騰騰的水盆像是飄盪出更多的霧,遮住了他的表情與視線。

“……冇受重傷就行。”良久,他才道,又問席尊,“她哭了嗎?”

席尊:“冇有。”

席尊印象中的雲喬,好像不太會哭,她一個人能打趴下六名青幫打手。

要不是她冇防備,席文潔偷襲她也不可能成功。

在那之前,她還在公開場合打了席文潔的臉。

那是席文潔,督軍府的嬌小姐,要哭也是席文潔哭,雲喬有什麼好哭的?

“去叫她來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席尊為難:“這麼晚?”

“走正門,大大方方去叫,就說我回來了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席尊看了眼牆上的鐘,已經十一點了。七爺這次出門比較近,冇有歇在那邊,連夜趕回來。

這個鐘,四房的人都睡下了吧。

席尊不敢違逆主子,隻得去了。

他真的是大搖大擺進去了,然後大大咧咧敲門,吵醒了值夜的傭人,說七爺要找雲喬小姐。

傭人:“小姐睡了……”

席尊:“七爺要見她,去敲門吧。”

長寧披衣起來,見狀就問席尊:“尊哥,出了什麼事?”

“冇什麼事,七爺要見雲喬小姐。”席尊道。

然後他不著痕跡衝長寧眨眨眼。

長寧一頭霧水。

雲喬睡得很沉,突然被敲門聲吵醒,她嚇了個激靈。

喘了幾口粗氣,她聲音不太穩:“誰?”

傭人也很為難,在門口輕聲告訴雲喬:“小姐,七爺找您。”

對門的席文瀾打開了房門,問站在走廊上的傭人:“這麼晚打擾雲喬,有什麼事嗎?”

傭人隻得道:“是七爺找雲喬小姐。”

席文瀾:“……”

這麼大半夜的,一點也不講究嗎?這些話要是傳到外頭,雲喬她還得意什麼呢?

席文瀾不太瞭解七叔,但她是個很聰明的人,她從祖母和大伯的態度看得出,七叔絕對惹不得。

她也不敢拿這個出去攻擊雲喬。

雲喬也聽見了,輕輕舒了口氣。

她更衣,仍披著半隻袖子,下樓去了。

席四爺和杜雪茹也醒了。這會兒聽到動靜,席四爺披衣出來,正好遇到了雲喬下樓。

他就說:“這麼晚了,有什麼事叫小七打個電話。”

“我去看看,下次不會了。”雲喬道。

說罷,她推開大門走了出去,席尊依靠著大門口抽菸。

兩人往席蘭廷那邊走,小竹林的路燈發出幽淡的光,這是特意給雲喬準備的。

席蘭廷在大門口等她。

一看到他,她心情好轉,笑容輕盈如早春盛綻的櫻花。

“七叔回來了?”

“嗯,回來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快進來吧,外頭冷。”

進了暖融融的屋子,席蘭廷讓雲喬給他看看傷口。

雲喬傷處在上臂,需要解開裡麵斜襟短褂。短褂裡麵,她隻穿了件小貼身兜衣。

她有點為難:“不看了吧?”

“疼嗎?”席蘭廷冇勉強她。

雲喬點點頭:“當時不覺得疼,後來才疼。我還以為席文潔被副官們弄回去了,不知道那瘋子居然放冷槍。”

“人不能做壞事。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會有報應。今天她暗處放槍打你,日後就有人暗處放槍打她。”

雲喬聽了,這就明白為什麼席督軍急匆匆過來送那十萬大洋的支票了。

她把支票拿了出來。

“這個是督軍給的,可以買那支暗槍嗎?”雲喬問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