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44章

-

老夫人的暖閣裡,地龍燒得很旺,熱流徜徉卻不悶熱。

牆角的臘梅尚未凋零,仍送出馥鬱幽香。

席蘭廷坐在太師椅上,端起茶喝了兩口,表情冷漠。

老夫人坐在另一邊,歎了口氣:“文潔不太像話,你大哥今天痛罵了她……”

“是心思長歪了。”席蘭廷啜了口茶,唇齒間溢滿茶香,他神色慵懶而疏淡,“這棵樹冇長好,砍了算了。”

老夫人聽得心驚肉跳。

四下無人,她也不掩飾自己的驚嚇,幾乎哀求:“老祖宗,她到底是席家血脈。長房子嗣不旺,老大兩口子很疼這孩子。”

“疼得過頭。”席蘭廷不緊不慢吹著茶盞裡的浮葉,“雲喬來的第一天,我就告訴了你們,那是我的人。”

老夫人:“是,我也讓傭人傳了話,文潔她冇吃過苦頭,疏於教導。不管怎麼懲罰都行,老祖宗留她一條命。”

席蘭廷反應不鹹不淡。

“素漪。”他突然叫老夫人的閨名。

老夫人微微僵硬的後背頓時佝僂了,像是被歲月壓彎:“老祖宗。”

“你五歲的時候,我就認識你。那時候我跟你保證,這輩子管你安富尊榮。六十五年過去了,你滿意這一生嗎?”席蘭廷問。

席家老夫人閨名叫聞素漪。自從她五歲開始,她孃家一步步高昇,她成為高官門第的小姐。

她嫁入席家,門當戶對。

朝廷一步步落寞、消亡,席家卻永葆富貴。人人都說席氏、聞氏祖墳風水好,鎮宅興家。

冇人知道真相。

“我很滿意,老祖宗。”聞素漪道,“一切都順我心意。除了長房冇孫兒,冇有半點遺憾。”

“那我這個老祖宗,有冇有辜負你的供奉?”

“冇有,老祖宗一直對我和我的兒孫很好。”老夫人又道,“都是您在付出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素漪,老祖宗能給你的,也能收回來。”席蘭廷又喝了口茶。

老夫人打了個寒顫。

她的手不由自主發抖。

“老祖宗,我應該怎麼辦?”年近七十的她,又像極了那個五歲的女娃娃,睜大無辜的雙眼看著席蘭廷。

隻是這雙眼,已經昏黃渾濁了。

席蘭廷終於放下了茶杯:“雲喬向我求情了。我也不是不通情麵,非要叫你們傷心。小懲大誡,送文潔出國,彆再讓我看到她。”

老夫人聽到這話,精神一鬆,那佝僂腰背好像直了不少。

“多謝老祖宗,多謝您。”老夫人道。

席蘭廷站起身,笑笑叫了聲娘:“您早點休息,兒子先回去了。”

老夫人:“……”

她慢了一拍,才收拾好心緒,又成了席家那慈祥敦厚的老夫人,叮囑自己小兒子,“路滑,慢點走。”

席蘭廷應了聲,出去了。

第二天一大清早,燕城碼頭最早出發去香港的郵輪上,席文潔被兩名副官壓著,還在哭鬨不止。

她父親安排她去美國唸書。

她受傷了、捱打了,居然要被送走。這傳出去,她此生都無顏麵了。

席文潔不依。

但副官們鐵麵無私。

這個訊息在早餐的時候,通過大廚房傭人們的口,傳遍了席公館。

所有人第一念頭都是荒誕。

“督軍府這麼巴結雲喬,為什麼?”一時間,此事成了所有人的疑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