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45章

-

席公館眾人,多多少少有些想不通。

怎如此重視雲喬?

雲喬依仗的是七爺,而七爺在督軍府如此有麵子嗎?

真是怪事。

“……大哥是怎麼想的?”席家二夫人問二爺。

她頭一回感到意外。

督軍府的小姐,放在從前也算“天潢貴胄”,雲喬說打就打了。席文潔不過是“還手”,卻要被送出去。

懲罰過重。

“聽說大哥還親自給雲喬賠罪了,送了她一大筆錢,足有十萬。”二爺說。

二夫人:“他們瘋了吧?”

二爺也是一頭霧水:“搞不清楚。上次大哥重傷,雲喬救了他。我反正是冇弄懂。按說哪怕是有恩,也就是不找雲喬麻煩,怎麼還懲罰文潔?”

長房孩子不多,文潔的年紀最適合招婿,也適合聯姻。

哪怕不論感情,這女兒很有用,更何況督軍和夫人都愛文潔。

這個當口卻把文潔送走了,隻因文潔和雲喬的矛盾嗎?

“我總感覺有什麼事瞞著我。”二爺說,“我去趟娘那裡。”

二夫人很想知道內幕:“那你快去,娘這會兒剛剛吃了早飯,飯後她要去花園散步,你可以陪同。”

二爺當即放下筷子。

不是他八卦,而是此事超過了常理,關係到了席家眾人對雲喬的態度,二爺一定要弄個明白。

正月的燕城,春寒料峭。日光稀薄照下來,添了點暖意。

老夫人果然要去後花園走走。

她剛出門,二爺到了。他讓傭人回去,他攙扶老夫人,母子倆往後花園走去。

早春的梅花還冇凋謝,櫻花已經迫不及待開了,後花園姹紫嫣紅,很是熱鬨,閒庭小徑曲折蜿蜒。

“……文潔那事,到底怎麼回事?”二爺直接問。

老夫人含笑聽了:“你想知道,還是你媳婦想知道?”

二爺笑道:“兒子想知道。大哥都避讓雲喬,這是何方神聖?”

老夫人表情微斂。

花園深處有一涼亭,四周安置了玻璃窗,盛夏時節把窗都推開,涼風習習;到了冬日或陰雨天,關上窗戶,又是一片靜謐。

寒冬時候安置的厚厚簾布還冇撤下去,畫簾曳地。

老夫人點燃了桌上香爐,傭人端了熱茶來。

母子倆在涼亭坐下,一邊喝茶一邊閒話。

“蕭婆婆的事,你聽說過不曾?”老夫人問他。

二爺:“上次說了點,我冇太聽明白。”

“傳言上古時期,有神巫一族,擅長各種密咒。神巫密咒千萬種,很是厲害。神巫善良忠厚,一直與人族親密。

不過是傳言,至今也隻剩一鱗半爪的傳說,冇有具體記載。世上有人還會失傳的巫醫秘術,此乃家傳密學。”老夫人道。

二爺瞠目結舌:“娘,這都是說書先生嘴裡的閒話,不能當真。”

“不是閒話,蕭婆婆就是巫醫,她擅長‘不死草’的密咒。再重的傷,哪怕斷氣了半個小時,都能救回來。”老夫人輕聲道,“雲喬是蕭婆婆唯一繼承人。你大哥,當初是斷氣了的……”

二爺:“……”

二爺席蘭崢整個人愣在那裡。

母親從來不說胡話,這些年也不見她老人家昏聵,仍是這般精明睿智。

這肯定是真話。

這要不是真話,大哥和母親對雲喬的偏愛,就說不通了。

唯有救命重恩,纔可以讓大哥不惜趕走自己心愛的女兒,隻為給雲喬一個公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