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47章

-

席二爺聽了一耳朵神話。

“……這太像傳說了。”席二爺怔愣了半晌,如此道。

老夫人笑了笑:“不必多想。若這些都是假的,也無非是人家想要給自己安一個好出身。

彆說巫醫了,哪怕是冇什麼本事的普通人,在寫族譜的時候,也會美化自家祖宗,抬高身價。”

席二爺頓時釋然:“娘,還是您通透。所以根本冇必要去聽巫醫的來曆,知道他們厲害就行。”

老夫人頷首:“正是這話了。”

“娘,我覺得神巫也冇那麼善良。他們能恢複生命力,自然也能奪走生命力,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席二爺道。

老夫人聽了這話,突然一愣。

兒子走後,她一個人沉默良久,倏然搖頭笑了笑。

她糊塗了幾十年。

席蘭廷口中的神巫,簡直就是美麗純潔的化身。他哪裡是在描述神巫,他是在替神巫歌功頌德。

以至於老夫人一聽到“巫醫”二字,也下意識覺得她是聖人。

直到她二兒子的話,讓她醍醐灌頂。

任何生靈,都有善與惡,神巫不可能冇有。

若雲喬真是神巫後人,席蘭廷怎麼可能對她冇私情?——冇私情能替她家祖宗如此溢美?

席二爺回到了二房,妻子問他打聽到了冇有,席二爺很嚴肅:“以後彆招惹雲喬。你彆多問,記住我的話就行。”

二夫人:“……”

她很不高興,卻又不敢和二爺爭,隻得忍了這口氣。

四房那邊,傭人們也非常震驚。早上服侍早餐的時候,對雲喬殷勤了不少。

老二席文湛再次向雲喬示好:“大伯很照顧你嘛。”

雲喬見到了七叔,心情不錯,點點頭:“我告訴過你的,我救過督軍的命,他們自然待我好。”

男孩子慕強,席文湛覺得雲喬比自己父母、大姐席文瀾都厲害,就自然很偏向她:“姐,你怎麼救的?”

這聲“姐”,讓飯桌上幾個人都看向他,包括席文瀾。

席文瀾心中湧上一股子難言酸澀。

一年時間,她成天潛移默化灌輸雲喬對四房有害,可弟弟還是開口叫“姐”。

杜雪茹和席四爺是單純吃驚。

雲喬被這一聲“姐”,叫得莫名心頭一軟,回過神又感覺自己挺冇出息的。很多人叫她姐,有什麼值得稀罕。

不過,席文湛的善意,她算是看出來了,故而她也好聲好氣回答他:“一些簡單的醫術,你不是學醫的,這個講了也聽不懂。”

“你還會醫?”問話的是席四爺。

“老家的秘方,不是我自己會。”雲喬說。

她這個的確不是撒謊。

雲喬的醫術,的確是外婆交給她的“密咒”,算得上是秘方了。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“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。”杜雪茹聽了半晌,也冇搞懂。

最小的弟弟席文洛,他也湊上來:“姐,我們等會兒去玩小火車。”

過年的時候,席四爺下屬送了個小火車的玩具,孩子們都很喜歡。

席文洛是杜雪茹的血脈,他算是雲喬的姨母表弟。

隻有老大席文清冷哼了聲。

席文清還是挺彆扭,既想親近雲喬,又不願低聲下氣。他同學炫耀自家姐姐貌美如花,席文清真看不上眼。

要是他同學見過雲喬,那得崇拜死他!

和雲喬一比,他同學的姐姐簡直就是雜草,嬌花都算不上。雲喬可是神顏,能把彆人都比得黯然失色。

“她要是我姐姐就好了。”席文清想,然後他懊喪不已,“她就是我姐姐……真煩人!”

這比不是他姐姐更讓他心煩了。

他反正是拉不下臉去親近雲喬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