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6章

-

雲喬膽戰心驚,怕席蘭廷把車子撞樹上。

然而冇有。

席蘭廷出奇穩,車速也不快,非常安全回到了席公館。

“七叔晚安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略微頷首:“早點休息。”

說罷,他將車子開回了自己小院。

雲喬回到四房時,四房眾人都上樓休息了。掛鐘滴滴答答,已經晚上十一點了。

雲喬喊了長寧。

她讓長寧去跟蹤席尊,找到他藏人的地方,看看那些被席蘭廷打傷的人如何了。

長寧:“小姐放心。”

然而,天亮時候,長寧灰頭土臉回來了,很尷尬立在雲喬身邊。

雲喬正在梳頭。

“小姐,被席尊發現了。”長寧嘟囔,委屈又難堪,“他讓我轉告小姐,彆太過好奇。”

雲喬:“……還有嗎?”

“席尊把屍體都送去了亂墳崗,就是城南那邊的,不少乞丐死了都埋在那裡。”長寧又道。

雲喬手裡的梳子一頓,像是卡住。

半晌,梳子才緩緩從秀髮穿過,雲喬從鏡子裡看著長寧:“都?他送了幾具屍體去亂墳崗?”

“他一次扛兩個……應該有七具。”長寧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些人,都死了嗎?

雲喬記得,席蘭廷對前麵六個人,都是用腿踢的。

他好像是每個人都踢了幾腳,前後不過一分鐘,速度很快。

拳腳厲害的師父,的確可以把人臟腑踢破。但是,人本身生命頑強,想要當場打死其實也不容易。

踢上幾腳,當場斃命的,這等高手雲喬還是頭一回見。

席家七爺,還真是個迷。

“冇事了。”雲喬道,“你去休息吧,今天不用你上工,我回頭跟太太說。”

長寧道是。

席蘭廷那邊,也在聽席尊說起昨晚種種。

“雁門的小丫頭,居然有點本事,被她跟了半路我才發現。”席尊低垂了頭,非常擔心七爺一巴掌拍死他。

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嚇唬了她,她走後我把屍體重新換了個地方。”席尊道,“冇有叫人發現,這次絕對乾乾淨淨。”

席蘭廷聽了,點點頭:“下去吧。”

席尊又看了眼他,似乎還想要說點什麼,哪怕道個歉也好。

七爺應該罵他幾句。

挨幾句罵,席尊纔會心安。

席蘭廷挑眉:“怎麼,還想讓我誇你不成?”

陰陽怪氣,是自家七爺不錯了。

席尊受了這麼一句,終於舒坦了,不敢耽誤,麻利退下。

七爺今天心情挺好,席尊犯了錯,他居然冇罵人,席尊有點意外。

而後,他在園子裡碰到了長寧。那丫頭穿著傭人的藍布衣衫,老老實實低頭走路。

察覺到了目光,長寧警惕望了過來,看到了席尊。

她瞪了眼他。

席尊:“……”

這是個什麼蹬鼻子上臉的死丫頭?她難道不知,自己昨晚饒了她一命嗎?

“無知無畏,算了。”席尊很寬容想著,不跟小丫頭一般見識。

經過此事,席蘭廷這人,在雲喬心中變得更加神鬼莫測。

他體弱多病是真的,他異於常人的速度與功夫,也是真的。但這些“真實”,並不能拚湊出一個完整的席七爺。

雲喬不是常年養在鄉下的,她去過很多地方。

從她六歲開始,外婆每次出門,或者讓管事出門辦事,都會帶上雲喬,言傳身教。有些時候,他們一年有**個月在外麵。

多年走江湖,雲喬以為自己遇到過很多事、很多人,內宅把戲都是毛毛雨,所以她從未畏懼深宅大門的席家。

她坦坦蕩蕩進入了席家。

然後,她認識了席蘭廷。

突然之間,雲喬覺得自己有點天真了。這世間千奇百怪,高手如雲,她才見過幾人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