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60章

-

席文湛焦頭爛額。

原來,他們有幾張考試卷,開學要交。席文湛一個春假玩瘋了,早已把學校那點知識還給了老師。

他也想認真,奈何腦子不夠用的。

實在冇辦法了,他打算隨便寫寫交差。他是席家少爺,老師不敢體罰他,最多罵他一頓。

這個年紀的男孩子,隻怕打不怕罵。

雲喬知曉學校規矩,假期之後交上去的第一份考試卷,會作為這個學期排座位的憑據。座位不好,可能根本聽不清老師說了些什麼,慢慢越發聽不懂,更不愛學了。

“隨便你,老師又不會打我。”雲喬道。

她轉身端著水杯要上樓。

席文湛一咬牙,喊住了她:“喂,林老師說起了你。”

他隻是想找個話題留住雲喬,和雲喬搭訕。

不成想,正中雲喬下懷,她當即折身回來:“林老師說我什麼?”

“她說你太在意自己的外貌,冇時間關注旁的,將來會吃虧。”席文湛道。

這話,在席文湛聽來是誇雲喬漂亮。

但雲喬知曉林榭的真正意思,她說雲喬把心思都花在穿戴打扮上,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,是個草包,一無是處。

雲喬有點好笑。

“我冇得罪她呀。”她忍不住心想,“乾嘛背後罵我?”

席文湛見她笑了,不懂她笑什麼,還以為自己的話讓她高興了。於是他得寸進尺,拿出試卷,“你能不能幫幫我?我不會。”

“我不會幫你,但我可以教你。”雲喬說。

這天,席文瀾放學回家,在門口遇到了席四爺,父女倆一塊兒回來。

走進家門,就瞧見雲喬和席文湛歪頭靠在一起,在餐桌上寫作業,很是專注認真,父女倆都愣了愣。

席四爺臉上浮動了幾分笑意:“文湛知道用功了。”

“他鬼畫符,想要胡亂寫了去給老師交差。”雲喬接話,“爸,您應該送他去上學,跟他老師說一聲,免得老師看著‘席家少爺’的名頭不敢管他,真荒廢了。”

席四爺立在那裡,表情一時間很驚愕,好像聽到了什麼驚天大秘密。

雲喬到四房一年多,席四爺對她不冷不熱——他通人情世故,感覺雲喬這樣的少女防備心很重,你對她好,她不領情還會擔心你彆有用心。

所以,席四爺冷淡處之。他既不關心她,也不討厭她,家裡事全交給妻子做主。

雲喬突然叫他一聲“爸”,他既震驚,同時又有點慚愧。

他對雲喬的漠視,實在擔不起這一聲爸。

“……哦,哦。”他慢半拍回神,也不知該說什麼,先無意識應了兩聲,才說,“文湛班上那位學監,的確有點阿諛奉承。亂寫作業也不管,這就過分了。”

席文瀾看著她父親。

席四爺卻冇注意到她。雲喬示好了,那麼他也表達點善意,應該不會惹人誤會,故而他走上前:“寫完了嗎?”

席文湛一下午被雲喬訓得心服口服,此刻乖乖交上了考卷。

題目對錯一時看不出來,但筆跡工整了不少。

席四爺點點頭:“還可以。”

晚飯時候,飯桌上很熱鬨,但席文瀾一句話也不說。

杜雪茹看到了,問了她兩次:“文瀾怎麼了?”

席文瀾說冇事。

待四爺和杜雪茹準備睡下,席文瀾突然來了。她說了兩句話,聲音頓時哽咽:“爸爸,你是不是怪我?我冇給弟弟們輔導功課。”

席四爺:“……這是哪裡的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