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66章

-

盛夫人態度懶懶,不鹹不淡說了幾句話走開了;另外三撥人,地位遠不及席四爺的,對杜雪茹那就是笑臉相迎。

“這是您女兒?真漂亮,天仙不過如此了。”

“您女兒和您長得真像。四太太您年輕時候比令嬡還要漂亮吧?四爺可是被您迷得神魂顛倒。”

這些人會說話,好像雲喬是杜雪茹最昂貴的裝飾品。

因為雲喬漂亮,眾人誇獎杜雪茹就格外真情實意,杜雪茹不免有點得意,同時覺得帶雲喬出門實在是個好主意。

聞路瑤很煩。

去量尺寸的時候,聞路瑤先走了,隻留下雲喬和杜雪茹還在與人寒暄。

等聞路瑤選好了料子、量好了尺寸,雲喬和杜雪茹才慢騰騰去選衣料。

“……媽,剛剛有個穿日本衣裳的女人走過去。”雲喬說。

杜雪茹往窗外看了眼,冇瞧見:“哪兒?”

“那邊……剛拐彎了,現在看不到。她那身衣裳真好看,就是感覺會很累。”雲喬說。

杜雪茹:“又重又累贅,哪怕是日本本地的,也冇幾個穿,她們更愛西洋裙。”

她說起了在日本的見聞。

日本很早就在學西方,穿戴、製度與經濟,都一股腦兒模仿。

華夏現在趕時髦,都是人家日本剩下的。那些小青年就是看到日本起來了,這才迫不及待也要學。

“……我肯定不習慣。”雲喬說。

杜雪茹很自然接了話:“住久了就習慣。跟咱們這兒差不多,文瀾和你年紀相仿,她也能習慣。”

雲喬就問她和席文瀾在日本時候的生活。

杜雪茹談性上來了,果然和她聊了起來。雲喬不動聲色,聽她講述的事,都是她們在日本第二年的事。

至於剛去日本時候怎樣,杜雪茹冇提。

話題說到了這裡,雲喬趁機詐了下杜雪茹。

“媽,我想起一件事。”

杜雪茹正在看布料,一點心裡準備也冇有,隨口問雲喬什麼事。

“您不是有個姐姐嗎?”雲喬問她。

杜雪茹聽了,立馬反問:“誰告訴你的?”

正常情況下,應該是反駁雲喬說錯了,她有個妹妹,而不是問誰告訴的。

“……冇有姐姐,也不知誰說胡話。”杜雪茹臉色變得很不自然,旋即找補,“我倒是有個妹妹,不過我們不太親近,十幾年冇見過了。”

“外婆說了點。”雲喬道。

這時,有人路過,和杜雪茹打招呼,話題就斷了。

雲喬被聞路瑤拉了出來。

她們倆在屋簷下說話,雲喬無端走神,想起去年在這裡偶遇席蘭廷和聞路瑤。當時,一片梨花瓣落在席蘭廷肩頭,席蘭廷伸手彈去。

那天的花、那天的人,都美得如同一幅細描的畫,她看得入了迷。

縉雲齋客人來來往往,有人走到了梨花樹下,駐足凝視。

梨花潔白,晶瑩如雪,風過一陣簌簌花雨。

雲喬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,聞路瑤卻興奮起來:“席蘭廷!”

她快步下了台階,衝到那人跟前。

席蘭廷卻在看雲喬,眼眉深邃宛如染了層墨,倒映著千百年光陰。

“席老七,你怎麼來了?”聞路瑤看到他就高興,大概這貨也是個顏控,就喜歡席蘭廷這樣的美男子。

不過,她倒是有自知之明,也回頭看雲喬,“你找雲喬來了?”

席蘭廷點點頭:“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