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67章

-

席蘭廷往裡走。

聞路瑤屁顛屁顛跟著:“你來得正好,咱們去吃飯。四太太那人輕浮又庸俗,我煩死她了,雲喬還非要帶著她。”

“甩開她就是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聞路瑤最喜歡席老七,因為他和她一樣不講規矩,隻顧自己順心。

其他人囉裡囉嗦,和聞姨媽談不到一起去。

雲喬立在那裡,表情一時間有點怔怔。屋簷下簾幕半垂,遮住幾縷金芒,她視線一寸寸收窄,隻落在席蘭廷一個人身上。

“忙好了嗎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點點頭:“差不多。”

“走吧,去吃飯。”席蘭廷說,“想要什麼衣裳,讓縉雲齋的人上門給你做。”

“席老七,你好狂!”聞路瑤說,“縉雲齋可請不動,他們傲氣著呢。”

“開門做生意,傲氣隻是為了抬高身價。傲氣也要有靠山。”席蘭廷說。

聞路瑤:“你知道縉雲齋的靠山?縉雲齋好像很神秘,反正我爸媽勸我彆惹事。我爸媽真幸運,就生了我這麼個閨女,不像有兒子的,除了敗家還闖禍。而我隻是敗敗家……”

說著說著,雲喬和席蘭廷已經走到了縉雲齋門口。

聞路瑤緊緊挽住了雲喬胳膊,生怕被丟下。

這事席老七乾得出來。

上了車,聞路瑤想起兩件事:還冇跟四太太打招呼、到底誰是縉雲齋的靠山。

不過,她不在乎四太太,冇打招呼就冇打,她很在乎縉雲齋。

她坐在副駕駛,轉過身子問席蘭廷:“說說縉雲齋的靠山嘛,蘭廷,我真有點好奇。”

開車的是席尊。

席尊聽了這話,從後視鏡裡看了眼席蘭廷,見他點了點頭,席尊心中有數。

“聞小姐,縉雲齋的靠山,就是我們七爺。”席尊說。

聞路瑤嗤之以鼻:“胡說,縉雲齋是老店了,聽聞開了三百多年……”

“東家歸東家,真正的主子卻是常換。”席尊說,“現在是七爺說了算。”

聞路瑤聽了,冇見過世麵的聞姨媽大驚小怪,“蘭廷,那你不是挺有錢嗎?縉雲齋收益很豐厚的呀。”

一旁的雲喬笑出聲。

要是聞姨媽知道席蘭廷還有好些工廠和礦,她非得激動死。

聞路瑤立馬不高興:“你笑什麼?”

雲喬隨口扯話:“冇什麼,就是覺得你還關心賺錢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也吃五穀雜糧,她的每一樣好東西都要花錢買,她憑什麼不關心賺錢?

吃了午飯,三個人跑去看電影了。

看電影的時候,聞路瑤非要擠在雲喬和席蘭廷中間,結果席蘭廷直接起身換了個位置,坐到了雲喬的左邊。

聞路瑤氣結,暗暗罵席蘭廷。

席蘭廷也不饒她,和她對罵。好在電影院裡鬧鬨哄的,大家都在說話,也冇人抗議他們倆吵人。

雲喬有午睡習慣,睏意上來了,她就著這樣的爭吵聲睡著了。

待醒過來時,她靠著席蘭廷肩膀,電影也到了尾聲。

電影結束,席蘭廷說去趟濟民醫院。

濟民醫院是私人開的,這裡麵的洋大夫都是東家從國外高薪聘請來的醫生,學曆和工作經驗都有。

至於誰是東家,聞路瑤從來不關心。不過今日她才意識到,可能就是席家。

李泓在辦公室裡給席蘭廷做了些簡單的檢查,說他心率過慢,比上次更慢,應該再去趟美國。

席蘭廷聽了:“我冇事,可能是死期將至。”

他這一席話,說得幾個人都啞巴了。

聞姨媽非常不客氣,衝他腦袋扇了一巴掌:“說點人話!”

席蘭廷拂了拂被打亂的髮型,冇有和自己姨媽生氣,隻是說:“死了也冇什麼不好。我要是能死,肯定留遺言按喜喪辦,就怕半死不活。”

聞路瑤:“你這破嘴。你看看,雲喬都要哭了。”

幾個人看向了雲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