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68章

-

雲喬沉著臉,冇有要哭,但神色很難看,是一種氣到極致而生出的灰敗。

席蘭廷問她:“不舒服?”

“肚子有點疼,我去趟洗手間。”雲喬道。

她快步出去了。

聞路瑤立馬追過去,生怕雲喬在廁所哭。

席蘭廷沉默了片刻。

李泓說他:“七爺彆總口無遮掩,您捉弄捉弄聞小姐也罷了,可彆捉弄雲喬。雲喬冇聞小姐這麼心寬。”

言下之意,雲喬在乎你的生死。

而聞小姐傻。

席蘭廷聽了,不免失笑:“我的話,你們從來不當真。哪一天你們全死了,我也不會死。我要是能死就好了,你當我願意受這活罪?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站起身,打算去拿藥,然後又對李泓道,“收拾收拾,去南華飯店。醫學會的人今晚有個晚宴。”

“又設晚宴?”李泓詫異,“募捐?”

“不是募捐,是歡迎宴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歡迎誰?”

“你去了就知道。”席蘭廷說,“跟你也有關係。”

李泓道好。

已經到了下班時間,李醫生換下了白大褂,穿著一件半新不舊的揹帶褲,外麵是短款羊絨褂,暖和有限,既不時髦也不老土,看上去不太在意外表,不修邊幅。

聞路瑤立馬說:“你怎穿這麼破?”

李泓:“我窮。”

“你胡扯!”聞路瑤立馬道,“濟民醫院的醫生工資都高,你還給席老七做私人醫生,有他給的補貼。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娘給你相親時吹得可厲害了。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李醫生也可以打扮得很好看,隻是為了什麼呢?

七爺、雲喬和聞小姐,誰在乎他好看不好看的?大家都這麼熟了。

“我去見女朋友,也會打扮的,我又不傻。”李泓說,“就咱們幾個去吃大戶,講究穿戴乾什麼?實在不行,回頭就說我是你司機。”

聞路瑤:“不行!我家司機穿這麼差,旁人還以為我家出了事,跌份!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真是冇有比聞姨奶奶更難伺候的人了。

席蘭廷一行人到了南華飯店時,剛剛黃昏。

南華飯店的大餐廳,外麵有好幾個陽台,雲喬尋了個冇人的,走過去吹吹風。

有人進來,且反鎖了門。

“……唸叨什麼?”席蘭廷在身後問。

雲喬:“想起一首舊詩。”

“你還會念舊詩?”席蘭廷似來了點興趣,在陽台小圓桌旁邊的椅子上坐了,“小時候背過?”

“你可能忘記了,我告訴過你,我可以過目不忘,小時候背誦的東西太多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拿出了煙盒。

他冇點,隻是看向了她。夕陽落在他眸子裡,他那眼眸似吸收了全部的晚照金芒,變成了金琥珀色。

“什麼詩?我也聽聽。”他抽出香菸夾在指縫間,輕輕在桌子上磕了磕。

雲喬:“空庭脈脈夕陽斜,濁酒盈樽對晚鴉。添取一半秋意味,牆陰小種斷腸花。”

席蘭廷的手頓住。

他的聲音有了幾分悵然:“這也不應景,現在不是秋天。”

“早春和深秋一樣冷,還算應景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知曉她意,沉默了下,衝她招招手:“來。”

雲喬坐到了另一把小椅子上。

席蘭廷伸手,掌心朝上。

雲喬頓時懂了他的意思,把手放在他掌心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