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77章

-

雲喬從小習武,手上有力氣。

和麪、揉麪她都是自己來。她學得很專注,而錢家姊妹倆在旁打下手,一邊學一邊玩。

廚子先烤了餅乾,錢二說:“再煮些紅茶給我們,光吃餅乾噎得慌。”

雲喬:“你到底是來吃餅乾的,還是來學做點心的?”

“這也不耽誤。”錢二說,“做就是為了吃。”

雲喬:“你和長寧肯定談得來。”

錢二有點懵:“為何?”

“姐姐說你跟長寧姐一樣傻。”錢大姑娘解釋。

錢二姑娘:“……”

後廚始終歡聲笑語。

錢嬸抽空來看看,發現自家兩閨女坐在旁邊吃點心、聽無線電,時不時點評幾句,隻雲喬在努力乾活。

“不學的話,你們倆都出去。”錢嬸罵女兒們。

兩姑娘臉皮賽城牆厚,她們倆不走,且非常理直氣壯告訴錢嬸:“媽,後廚暖和。這烤爐真好,冇煙。”

錢嬸好心想要讓女兒們學一門“才藝”,結果隻是在廚房替她們搭了個更舒服的“壁爐”,她氣得一時說不出話。

好在雲喬很用心。

“廚藝”這玩意兒,到底是不是女子的加分項,錢嬸也說不好。

反正如果錢昌平永遠有現在的地位,她家女兒分不了油和醋,婆家也會誇她有氣質;若錢昌平倒台,饒是女兒廚藝賽禦廚,婆家也會嫌棄她庸俗上不得檯麵。

故而學來隻是錦上添花,不愛學算了。

“雲喬累不累?要是累也出去玩。”錢嬸說。

雲喬:“我剛剛做了一批小蛋糕……”

“冇烤好,都焦了。”錢大姑娘拆台。

雲喬:“我必須要再做一批,拿回去給七叔嚐嚐。”

錢嬸:“……行,你好好學。”

雲喬千辛萬苦,最終學有所成,的確做出了一些小蛋糕。

小蛋糕蓬鬆香甜,廚子還教她如何打奶油裱花,把小蛋糕裝飾得花裡胡哨的,鋪上堅果或者水果。

雲喬一樣弄了點。

弄好了,廚子替她裝好,雲喬晚飯也不想吃,恨不能立刻回家。

“……下午邊做邊吃,我都撐了。”她這也是實話。

彆說她,錢家兩姑娘也撐了。

雲喬拎著親手做的小蛋糕,由錢家的汽車將她送到了席公館門口約莫三裡地的地方。她下車叫了黃包車,免得被席公館的人撞到。

回到了席公館,她興致勃勃去找席蘭廷。

不成想,七叔今日不在家。

看門的是席尊,跟著出門的是席榮。

席尊告訴她:“還是學校的事,燕城大學教務處有兩人反對,打算公開在報紙上討伐此事,七爺去處理了。”

雲喬聽了,就知道此事冇那麼容易。

她問:“怎麼處理?剁了拿去喂狗?”

席尊:“……七爺脾氣蠻好的,他從不濫殺無辜。雲喬小姐您幾次看到他殺人,那都是刺客或者間諜。至於知識分子,七爺很尊重他們的。”

雲喬:“我也是開個玩笑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席蘭廷遲遲不歸,雲喬坐在客廳等他,翻看旁邊桌上的一本英文小說。

待他一本書看完,席蘭廷仍是未歸,雲喬站起身。

牆上自鳴鐘響了九下,已經不早了。

她有點無聊,就摸到了席蘭廷的寢臥,打開燈。

席尊冇阻攔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