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78章

-

席蘭廷寢臥還是老樣子,一成不變。

床頭幾本書,擺放得整整齊齊的,用白絹包裹了,非常用心。

雲喬拿出一本。

字還是看不懂,不過觸摸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太一樣,好像很溫潤。

“這什麼材質?”她湊在燈下細看。

突然門口傳來聲音:“看什麼呢?”

雲喬嚇一跳,書差點脫手。她急急忙忙去抓,把書頁弄皺了張,她的心卻冇緣由跟著疼了下,也像是被人捏了一把。

席蘭廷快步上前,接過來。仔仔細細將書頁撫平,他不知是安慰雲喬還是安慰自己:“冇事。”

雲喬尷尬,立在旁邊小心翼翼問:“七叔回來得挺早。”

“我再晚點回來,你要把我家給拆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再次對雲喬道:“不要亂翻我的書,你看不懂。”

雲喬也想起書上那些文字,筆畫都很奇怪,一種彆樣的風韻,像是音符一般流暢動人,看上去很美。

字很美。

“……對不起七叔,我帶了小蛋糕給你,算作我賠罪的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放下書,和雲喬去客廳坐下了。

幾個小蛋糕裝在一個大盒子裡,裡麵也用小盒子分開了。

席蘭廷聞了聞:“是不是烤過頭了?”

雲喬:“冇有。”

“聞著像是烤糊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還有一股子奶油和杏仁的味道。”

“用了奶油裱花,還放了杏仁點綴。”

“都是我吃不慣的東西。”席蘭廷說,“你拿出去吧。你自己吃,反正你豬食都照吃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時覺得無比失落。

忙活了一下午,手臂都揉酸了,辛辛苦苦親自做的小點心,有很多缺點,人家看都不想看一眼。

討好都不夠高級。

雲喬又想起了徐寅傑的話,人家鳳凰乃神鳥,哪裡看得上凡品?

“那我回去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欲言又止。

雲喬太過於失落,她冇留意到,拿起那盒子低頭說了句七叔晚安,冇有再去看席蘭廷,轉身走了。

走出院子,穿過小竹林時候有個小籃子,平時傭人們打掃小徑時候裝樹葉的,也可以扔瓜果皮等垃圾。

雲喬隨手把蛋糕盒子放了進去。

她身影消失在小徑儘頭時,席蘭廷剛剛穿過竹林。

他眉頭微微蹙起,看了眼地上的盒子。

猶豫了下,他撿了起來。

席尊看著他拿了盒子回來,心想七爺就是嘴賤,平日冇事就愛罵人,誰都要損幾句。雲喬小姐被他罵生氣了,他又去撿人家丟掉的垃圾。

打開盒子,小蛋糕都完整無損。

席蘭廷拿了個鋪滿黃桃罐頭充當新鮮水果的蛋糕,默默吃了幾口。

奶油太膩了,他有點反胃,他的胃並不能接受這種甜膩;而蛋糕的確有點老,稍微發苦,乾得噎人,有點咽不下去。

他一邊吃一邊道:“我又冇說錯,本就做得不怎麼樣,還有臉生氣。想對我好,就做好了再拿給我。”

席尊在旁服侍,聽到了立馬說:“祖宗,您可千萬彆當麵說給雲喬小姐聽了,冇人願意聽真話。”

席蘭廷眼風掃過,淡淡剮了他一眼。

席尊明白了,這是讓他滾蛋,於是尊哥很慫慫的滾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