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章

-

席蘭廷有事,雲喬起身欲回。

不成想,席蘭廷直接當著雲喬的麵問:“什麼客?”

“北平來的貴客,薑總長家的夫人和少爺小姐。督軍不在,他們過來拜訪老夫人。薑少與小姐都是年輕人,老夫人讓您去款待。”席榮細細回稟。

席蘭廷頷首。

他站起身,複又看了眼雲喬:“一起去吧,你也該多結識些朋友。”

雲喬搖頭:“我不跟這些高官子弟打交道,不去了。”

說罷,她轉身,利落走了。

回到了四房,家裡鬧鬨哄的,年輕男女談笑聲幾乎衝破屋頂。

雲喬愣了愣。

婢女靜心早已瞧見她回來,急忙到門口迎接,低聲向她說明屋內情況:“九小姐的同學,男男女女來了十幾人。”

席家子女排序,是大家族一起,故而席文瀾被人稱“九小姐”。

隻是家裡孩子太多了,記住她們的名字,反而比記住她們的排行容易。

大部分傭人稱呼席文瀾都是一句“文瀾小姐”。

雲喬心中瞭然。

她儘可能低調,打算悄悄進屋,悄悄上樓。

不成想,客廳裡幾名男女學生,在雲喬進門瞬間,都看向了她。

雲喬生得極其打眼,年輕人閱曆淺薄,還冇見過太絕色的人,故而目不轉睛。

席文瀾的笑聲,在後響起:“雲喬,你回來了?”

然後向她同學介紹,“這是我妹,雲喬。對了雲喬,你姓什麼?你是跟外婆姓,還是跟媽姓?”

同學們很費解。

席文瀾丟下一個疑團,卻不解釋。

雲喬冇什麼表示,對席文瀾暗中將她和席家撇清的言語,也不放在心上。

人人都知席家人尊貴。

席家的便宜,豈是那麼容易占?

她待要上樓,倏然餘光瞥見一人。

那人站在客廳長窗邊,陽光鋪陳了他滿身。他穿一件咖啡色平紋襯衫、深咖色西褲,站得筆直,近乎鋒利。

瞧見雲喬轉臉,他笑了起來,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。

他瞳仁漆黑,像是想要把什麼都吸入,剝皮拆骨碾成齏粉,毫不掩飾他渾身的侵略氣息。

雲喬眼神一緊。

席文瀾察覺到了,笑問:“徐同學,你認識我妹妹?”

徐寅傑往前走了幾步,低頭看著雲喬,鋒眉舒展,可笑容卻帶著嗜血般的進攻:“不太認識。不過,這位小姐倒好像認識我。”

雲喬轉身,快步上樓。

她輕輕按了下胸口。

怎麼回事,徐寅傑怎麼跑到燕城來了?

她更衣休息,拿出書來看。這次看的,是一本英文小說。

半個小時後,樓下響起了鋼琴聲與歌聲,更加熱鬨了。

雲喬的房門卻被輕輕敲響。

她以為是長寧,起身開了門。

門口站著的,卻是徐寅傑。

他衝她笑,一口白牙幾乎能閃爍寒芒,像是隨時要咬雲喬一口:“喬喬,好久不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躲我做什麼?”他仍是笑著,哪怕眉目舒展,他麵部線條也比旁人鋒利幾分,“怕我?”

“誰怕你?”雲喬板著臉,“手下敗將,你還敢搞鬼不成?”

徐寅傑爽朗笑起來,舉了舉手:“是是是,不敢搞鬼。敗將親自上門了,不請我吃個飯、喝杯咖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