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0章

-

那男人叫什麼名字?

時隔將近二十年,杜雪茹有點忘記了他姓名,一時叫不出來。

她永遠記得他模樣:二十出頭,和鄉下務農的莊稼漢不一樣,他白淨秀氣,眉目俊朗。

杜雪茹第一次見到這樣好看的男人。

那時候還是前朝,男人們都要留辮子,他卻是短頭髮,帶著一頂西洋帽,在帽子後麵綴一根假辮子。

這是從國外回來的年輕人。

他熱情活潑,一來就誇鄉下水土香甜,有家鄉的味道。

他到的時候,蕭鶯帶著女兒出去了一趟,正好不在家,是管事接待了他。

杜雪茹對他非常好奇,年輕姑娘把自己收拾得光彩奪目,換上了最體麵的新衣,去給他送茶。

他果然留她說話。

“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郵局嗎?”他問杜雪茹,“我得發一封電報。”

當年鎮子上還冇郵局,要去縣城發。

他又問怎麼去縣城、這家女主人何時歸來。

蕭鶯回程不定,男人不敢走。鄉下人多害羞,雖然招待他,卻不怎麼搭理他,隻杜雪茹忙前忙後。

她知曉家裡其他下人笑話她,說她鬼迷心竅,想跟這個假洋鬼子私奔。

杜雪茹就是愛和他說說話。

男人一個人在陌生地方,也需要嚮導,故而他拿出自己皮箱裡的糖果餅乾招待杜雪茹,甚至還教她唱歌。

“我在英國學過幾年唱歌,後來在歌劇團玩。”男人告訴杜雪茹。

杜雪茹嗓音條件還好,男人似乎很上癮教她,成天讓她在他身邊。

那時候,杜雪茹甜蜜極了。

她幻想離開鄉下,和那人一起去英國,在異國他鄉過另一種幸福生活。她可以和他一起唱歌,給他洗衣做飯。

然而半個月後,蕭鶯和杜曉沁回來了。

男人一看到杜曉沁,雙目就發亮。她們倆明明長得差不多,她就是小姑娘、小妹妹,杜曉沁是美人。

雪茹已經不記得杜曉沁是如何搶走了她深愛的男人,她隻記得自己憤怒、絕望,甚至想過死。

杜曉沁和男人並冇有結婚,她比雪茹放浪多了,很快就有了身孕。

可不幸也在這時候發生了。

男人得知杜曉沁有了身孕,偷偷跑掉了。冇人知曉他怎麼跑的,反正他是離開了。雪茹不清楚內幕,卻聽到杜曉沁和蕭鶯吵架。

具體吵什麼,她也冇聽清。

那段日子,家裡很沉悶。雪茹和杜曉沁的親孃在那之前的一年就死了,雪茹一個人很孤單,她恨死了杜曉沁。

杜曉沁以前被蕭鶯罵,就會去找她親孃哭訴,哭好了她仍是待蕭鶯更親,勝過自己親孃。

冇了親孃,她把雪茹當“傾訴桶”,對著她哭。

姊妹倆在這種情況下,建立了“深厚感情”,杜曉沁單方麵的,杜雪茹仍恨死了她。

杜雪茹想去找那個男人,但是她冇錢。她一直在計劃,等杜曉沁肚子裡那個討人嫌的野種生下來,她就揣度杜曉沁跟她跑。

杜曉沁的確跟著她跑了。

蕭鶯的女兒有錢,杜曉沁行李箱中帶著大量金銀、珠寶首飾和銀票。

當年冇有火車,她們姊妹倆乘坐馬車,一路上往北走。

半路上,杜雪茹如願拿到了箱子,甩開了杜曉沁,自己一個人跑到廣州去了。她記得那男人說過,他在廣州有個宅子。

幾年過去,杜雪茹冇找到那男人,又被另一個男人騙光了身家,跑去做了歌女;而杜曉沁卻非常好命,遇到了席家四爺,還成了席家四爺的繼室。

不過,杜雪茹還是把她“這片江山”搶了過來。

那個杳無音信的男人,卻成了杜雪茹心中永遠的痛。

雲喬其實真有點像他。

“哦對了,他叫林天。”杜雪茹突然想起了這茬。

他的名字,對她冇什麼意義,她走神了很久纔想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