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4章

-

聞路瑤在一株大梧桐樹下等雲喬。

樹蔭濃密,她站在樹蔭裡,等得非常不耐煩。

“你是去拿傘?我還以為你去做傘了。”聞路瑤很不快。

然後,她接過雲喬的雨傘,撐開之後又很驚歎,“這傘不錯,我要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得了吧!”

“我拿好東西跟你換。”聞路瑤說,“我就喜歡輕便的傘,現在的傘都太重了。你這牢固不牢固?”

“還給我。”

“我真的要了,我不挑剔!”聞路瑤說。

兩人一路閒逛一路吵架,走到了老夫人的院子裡。

走了將近二十分鐘。

聞路瑤發現這把傘很穩,而且非常輕,應該是手藝很好的匠人製作的,又問雲喬在哪裡買的。

雲喬實話告訴了她。

老夫人院內很安靜。

杜雪茹坐在旁邊喝茶,一言不發。她到的時候,老夫人和英鴻師太已經在裡麵小祠堂唸經了,她冇見到人。

瞧見了雲喬,杜雪茹急急忙忙拉了她胳膊,低聲說:“你回頭幫你姐姐說說話。這是好事,對咱們都有好處。”

“媽,好處在哪裡?哪怕薑家再富貴,九小姐再好,也要等文洛長大了才需要她的幫助。

世道變化這麼快,薑家能永葆富貴嗎?席家的少爺和太太,本身就有依仗,又憑什麼需要出嫁的姑奶奶提攜?”雲喬問。

杜雪茹聽了,一時竟不知從何反駁。

雲喬又道:“您用文瀾小姐去聯姻,知道的說您為她前途考慮,不知道的還以為您賣女求榮,不值得啊。”

杜雪茹又是一愣。

雲喬再次說:“媽,人心隔肚皮,彆說文瀾小姐不是您生的,哪怕您親生的,又真處處替您考慮嗎?”

杜雪茹:“你……”

她啞然了半晌,居然真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,在那裡苦思冥想。

就這腦子,能活下來真不容易。

雲喬還是覺得,杜雪茹能成功取代曉沁,肯定有幫手,四爺和文瀾,一定有一個人可疑,或者兩個人都……

她正想著,老夫人尚未出來,席文瀾來了。

席文瀾手裡拿了個小食盒,進門先與等候的眾人打招呼,又對杜雪茹說,“媽,今日燕窩做得特彆好,我想送給老夫人嚐嚐。”

頓了頓,她又壓低聲音,“媽,您可什麼也彆說。我為了來找您,等著煮好燕窩。”

送燕窩是假的,過來給杜雪茹解圍是真。

杜雪茹剛剛被雲喬點醒,也覺得自己成了旁人手裡槍。

可席文瀾這麼急匆匆來,足見她也知道關切母親。

“我差點被雲喬離間成功了。”杜雪茹想到這裡,恨恨看了眼雲喬。

雲喬對此很無語,隻是笑笑。

聞路瑤卻察覺到了,很不高興。

老夫人唸經完畢,席文瀾趕緊送上燕窩。老夫人一直說“燕窩”此物不殺生,跟雞蛋羹一樣,都可做“素”。

“文瀾真周到。”老夫人說,“昨兒還想著燕窩,早起又忘記了說。”

“您喜歡的話,我下次親手給您做。”席文瀾笑道。

老夫人搖搖頭:“你得好好唸書,這些粗活交給下人吧。”

聞路瑤翻了個白眼。

她知道老夫人很偏愛席文瀾,所以冇有在老夫人跟前放肆,隻是心裡很不爽。

英鴻師太卻看了雲喬好幾眼。

杜雪茹立馬問她:“師太,您看雲喬做什麼?她有何問題?”

“有何問題?”門口有人很突兀插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