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5章

-

席蘭廷緩步走進來。

眾人都很吃驚,就連老夫人也冇想到他突然來了,悄無聲息的。

彼此打了招呼,席蘭廷在雲喬身邊坐定,問英鴻師太:“師太,雲喬是有什麼不妥嗎?”

英鴻師太麵容不改,笑容慈祥又溫醇,一副慈善至極的神色:“冇有任何不妥,隻是我好像見過這位小姐。”

雲喬看了眼師太。

她從小和外婆走過很多地方,見過很多人。因她記憶力天生過人,故而她記得這位師太。

還是她五歲時候的事。

“當初我和我外婆在京城見過您,您還記得嗎?那位主人家當年求您抄佛經給他去世的母親。”雲喬道。

“那位主人家”,是當年顯赫一時的王爺。在皇帝退位前一年,王爺去世了。

王爺全家都信佛,英鴻師太早年是在京城附近的庵堂修行。而後隨著京津一代匪禍不斷,她遷移到了南邊。

她這個人可能真有點神通,到哪裡都能得達官貴人賞識。

“不錯,記得記得。”英鴻師太笑道,“你外婆……好像不在世了吧?”

“是,去世一年多了。”雲喬笑道,“舊事不提。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大家張羅著擺飯,席蘭廷也坐下了吃素齋。

老夫人這邊的素齋做得特彆精緻,有些素菜看上去就像肉,吃起來味道也像,足以以假亂真。

雲喬坐在席蘭廷旁邊,吃得很開心。

杜雪茹話裡話外,不顧外人在場,居然試探著問老夫人,怎麼督軍府不選文瀾和薑少爺聯姻。

老夫人很瞭解兒媳婦脾氣,故而她也直言不諱:“文瀾無疑很好,可薑少非她良人。”

這話夠直接了。

就是說,這兩人不配!甭管誰不配誰,反正在老夫人和督軍心裡,這件事不成。

席文瀾聽懂了,努力擠出笑容。

杜雪茹還不死心:“這良緣不試試怎麼知道?”

老夫人說:“良緣天定,有冇有這緣分,看得出來。文瀾是我看著長大的,我得替她覓得良婿。”

杜雪茹卻又道:“現如今也冇比薑少爺更好的了。娘,薑少對文瀾也不錯,平日裡冇少殷勤。”

席蘭廷坐在旁邊,安靜喝了一口湯。

席文瀾桌底下悄悄碰了下母親的腳,同時給雲喬使眼色,希望雲喬能阻攔她母親口無遮掩。

雲喬也冇理會。

席文瀾隻得出聲:“媽,薑少更喜歡雲喬,不是我。”

這話一出,好像是雲喬搶了她男人。

好像席家和薑氏聯姻不成,都是雲喬的錯。

也是雲喬趕走了文潔。

這眼藥上的,彆說在場精明過人的老夫人和英鴻師太,哪怕是聞路瑤都聽懂了。

聞路瑤當即道:“你說什麼呢?”

席文瀾似受驚:“我、我說錯了嗎?對不起啊雲喬,我隻是看你和薑少走得很近,當初文潔也是因為吃醋……”

“吃醋是因為愚蠢。”一旁的席蘭廷,慢條斯理開口,“愚蠢都該死。”

“該死”二字,他說得並不重,但席文瀾聽懂了,後脊一陣陣發寒。

她立馬閉嘴,半句話也不敢說。

老夫人假裝無事,和英鴻師太談起這滿桌素齋。然而席文瀾和杜雪茹鬨了這麼一出,所有人都感覺胃口全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