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6章

-

飯後,老夫人送客,她老人家要午休了。

英鴻師太也要離開。

杜雪茹跟著她,纏著要一張護身符;英鴻師太說冇帶,而且今天不適合畫符,敷衍著杜雪茹。

雲喬等小輩跟在身後。

這時,聞路瑤突然用胳膊肘狠狠戳了下席文瀾的腰,讓她跌下小徑,踩到路邊的花。

席文瀾一時愣住。

“以後,嘴巴積點德。”聞路瑤湊近,低聲對她說,“下次再這麼坑雲喬,姨奶奶大嘴巴抽你。”

席文瀾眼裡噙著一點淚,楚楚可憐,但嘴上不饒人。她語氣也不軟:“我隻是嘴直口快,冇有惡意的,祖母也說我偶然說話太直接。

姨奶奶,我們都是晚輩,你隻顧疼雲喬,怎麼不疼疼我?”

“喲,你比我還大幾個月,在我跟前充晚輩?你這套把戲,拿去對付那些傻子,少在我麵前裝腔作勢。”聞路瑤道,“還有,老夫人疼你,不意味著她好糊弄。你一再耍賤,總會遭報應。”

席文瀾眼淚滾落。

這時,走在前頭不遠處的杜雪茹正好回頭,瞧見了這一幕。

她心下一驚,立馬折回來:“怎麼了文瀾?”

聞路瑤站直了身子,也問席文瀾:“是啊,怎麼了這是?還哭了。”

席文瀾吸著鼻子:“冇事,我冇事。”

她和杜雪茹陪著英鴻師太先走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一直落後幾步,此刻聞路瑤湊過來,詢問他們倆:“下午乾嘛去?”

席蘭廷:“回去躺著。”

聞路瑤好奇打量他:“你來乾嘛?好奇怪,每次有人想要搞雲喬,你就會神秘出現。怎麼,你在她身上下了咒,能看到她身邊情景啊?”

席蘭廷:“這個主意不錯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在一旁抿唇笑。

聞路瑤又問雲喬:“你下午乾嘛?”

“我去七叔那裡玩,看看書什麼的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跟見鬼了似的,睜大了眼睛:“看書累死了,這也算消遣?”

雲喬就說:“你應該去找薑燕羽,你跟她肯定投緣,她也覺得看書累死人。”

與此同時,席文瀾回到了四房,把傭人阿槿叫上樓。

她遞給了阿槿一個信封,讓她去辦件事。

阿槿很害怕:“九小姐,萬一……七爺真的很可怕。現在雲喬小姐是七爺照顧的,咱們……”

“你隻管去辦,一切有我。”席文瀾語氣淡淡,美麗麵容上笑靨似盛綻的花,然而她的話還是叫女傭害怕。

女傭下樓時,雙膝還在打顫。

她真怕。

為什麼九小姐非要跟雲喬小姐作對?雲喬小姐人挺好的,平日裡悶在家裡或者外出去玩,從來不找事。

就因為她漂亮嗎?

阿槿臉色很差,往梢間那邊走的時候,突然被人撞了下。

是長寧。

長寧和靜心這對姊妹倆,一個活潑一個有錢,她們倆在四太太眼皮底下,把四房的傭人都籠絡住了。

她們倆人緣特彆好。

去年夏天,廚子老張六歲的兒子去鄉下老家玩,亂跑亂跳,腿被生鏽的爬犁割了條長口子。

鄉下人用土灰塗抹了,冇當回事,回到城裡開始發燒,小腿腫得像饅頭。

高燒了六天,眼瞧著孩子都不行了。

是靜心幫忙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