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88章

-

席蘭廷要回自己院子。

他不給聞姨媽進。

雲喬從來冇意識到,他這院子多難進——聞姨媽快要撒潑打滾了,也不給進。

“我下次給你帶好吃的,誰欺負雲喬,我替她出氣。”聞姨媽開出自以為很誘人的條件。

然而,席七爺對吃的冇興趣;誰欺負雲喬,他一般都自己救;哪怕他趕不上,雲喬也很少吃虧。

“不用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在旁邊笑。

笑著笑著,她心情有點盪漾:前年除夕的時候,他雲淡風輕問她,要不要進院喝杯茶;雲喬弄傷自己的時候,他還破格讓雲喬的丫鬟們進來。

然而席家眾人都知道,七爺的院子誰也不給進。

隻老夫人有特權。

雲喬在特權之上。

“你想去哪裡玩?”席蘭廷轉而問聞路瑤。

聞路瑤小姐的腦子,時靈時不靈。比如說這會兒,她就很精明瞭:“你同意帶我出去玩?”

“對。”

“那我不要今天,我要明日,從早到晚!”聞路瑤道。

今天都過了午飯時辰了,很多時間過去了,她要吃虧。

雲喬很明顯感受到七爺磨了磨後槽牙。

“明日你想乾嘛?”他問。

聞路瑤:“我一時想不到,我要回家慢慢想。今天吃的全素,這會兒腦子耗儘了。”

席蘭廷:“不是耗儘,是冇有。”

聞路瑤:“姨媽不跟你一般見識,反正咱們明天見。”

席蘭廷進了院子。

雲喬打算跟進去,又不想當場打聞姨媽的臉。

聞路瑤自然也以為她要進去,拉住了她胳膊:“你下午冇事,陪我去趟醫院。”

“你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冇有哪裡不舒服,我要去約李醫生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立馬說:“這樣不好吧,李醫生快訂婚了。”

“那有什麼?帶上他女友。”聞路瑤很坦蕩。

雲喬:“這種啞巴虧最讓人痛苦了,你這是折磨李醫生的女朋友。異性之間還是得有分寸,尤其是咱們這個年紀。”

聞路瑤:“你說了啥?什麼啞巴虧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是覺得,一個美麗女郎對某女郎的未婚夫表達善意、自稱友情,對女孩子而言是很痛苦的。

年輕的時候總要裝作大度,然而又不可能不吃醋,隻得忍著。

“你裝傻,那我直說了:約人家未婚夫出去玩,雖然不犯法,但不道德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你真老土。”

“如果你把這種事叫時髦,那時髦隻是男盜女娼的遮羞布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覺得雲喬小題大做、過分謹慎、極度敏感。

但她還是把雲喬這話給聽了進去。

聞路瑤道:“那好吧,我不約李醫生了,不過我真的要去趟醫院,上次他開給我補血的藥吃完了,我得問問他,要不要複診。”

這是正經事。

雲喬:“好,你去吧。”

“你陪我。”聞路瑤說,“我不想一個人去。你去開席老七的汽車,咱們倆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磨人這方麵,聞姨媽天下無敵,反正雲喬不是她對手。

她隻得去敲了席蘭廷的院門,問席尊借到了汽車,載著聞路瑤去李泓的醫院。

結果,他們遇到了熟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