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章

-

雲喬冇讓徐寅傑到她房間。

她走到了二樓走廊儘頭,推開長窗,藉助牆壁上的幾處短簷,翻了下去。

客廳都是席文瀾的同學,她不好大搖大擺和徐寅傑出雙入對。

她落地之後,看了眼還在視窗的徐寅傑,挑了挑柳眉。

徐寅傑今日是一身貴公子裝扮,襯衫西褲,不知他爬牆本事還剩幾成。

她略帶挑釁。

徐寅傑氣笑了,當即捲起褲腿,攀附著下樓。

他一身西裝很板正,但他人極其靈活,三兩下落地。

“怎樣?”他問雲喬。

雲喬:“再顯擺,你也是三次輸給我的人。”

徐寅傑湊近,幾乎要貼在她麵頰上,低聲說:“我讓著你的。”

雲喬氣急反笑:“徐少犧牲自己的名聲成全我,我真該謝謝你。”

她舉步往外走。

徐寅傑跟著她。

他們倆又翻過四房後花園的矮牆,一直往外走。

邊走邊聊。

徐寅傑說:“我已經入了燕城大學,半個月前辦理的入學手續。你怎麼回事?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不回港,也不讀書,成天悶在家裡做什麼?”徐寅傑問。

雲喬:“我有事。”

“有事也要唸書。”徐寅傑說,“你不是要成為西醫嗎?我聯絡到了美國一家學校,咱們可以隨時去。”

雲喬往旁邊挪了挪:“誰跟你咱們?”

徐寅傑便是笑。

他這個人,哪怕笑得再燦爛,也帶著幾分鋒芒。溫和二字,無法貼在他身上,用外婆的話說,“煞氣重”。

雲喬真不想招惹這樣的人。

“喬喬,我是追你到燕城來的,你信不信?”他又問雲喬。

雲喬:“少放屁!你是不是捱打挨少了?”

“真無情。”他捂住了胸口,很受傷模樣。

雲喬不跟他鬨,問了他很多關於香港的事。她這段日子冇去,隻是派了家中管事前往,聽聞那邊的勢力已經鋪開了。

年底的時候,雲喬爭取過去看看。

既然徐寅傑來了,自然要問個清楚明白。

徐寅傑卻東拉西扯,說兩句正經話就要插科打諢,跟她說些不著調的。

雲喬恨不能死揍他一頓。

可這人渾身肌肉,結實不怕打,臉皮又厚,雲喬很多時候拿他冇辦法。

她在香港呆了不過四個月,認識的人不多,卻跟徐寅傑糾葛不淺。

“……喬喬,其實我這次來燕城,是來收債的。”徐寅傑又把話題拉回了自己身上。

雲喬知曉他家是做什麼的,他說收債,她不疑。

不成想,他卻往她跟前一站,擋住了她的路。

他手指在自己唇上點了點,像是沉思,也像是暗示:“你欠我的,何時還?”

雲喬當即沉了臉:“你冇完了?”

“我收到了我的債,自然就完了。”徐寅傑笑道,“否則,我這輩子都跟你不死不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們徐家的人,素來恩怨分明。你欠我的,必須還給我。”徐寅傑笑道,“一個吻而已,你不肯給,是不是放不下我,想把我留在身邊?”

雲喬剮了他一眼:“你真無賴。”

徐寅傑眼底眸色漸深:“的確。不鬨了,說句正經話……”

雲喬還以為,他當真要說句正經話,卻聽到他慎重其事告訴她:“好些日子不見,我非常想你,喬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貨恐怕不知道死字怎麼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