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1章

-

雲喬回來,先去七叔那裡還車。

席蘭廷坐在客廳沙發裡看書,雲喬走進來,他指了指桌上熱茶。

她自己倒了喝。

席蘭廷這一頁冇讀完,看得很認真。雲喬伸頭看了眼,發現是他寢臥那些,不免好奇:“七叔,你這書哪來的?”

席蘭廷素來有詞,這會兒卻突然沉默,像是答不上來。

良久,他才說:“人家送的。”

“人家”二字,輕輕鬆鬆,雲喬卻愣是聽出了一點旖旎。

她又想起七叔曾說,他有過女人,還知道自己不能讓對方懷孕這件事,他們倆睡過。是那女人送給他的嗎?

那女人做什麼的?

“上麵的字很怪,是古老的文字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又沉默了下。

他突然抬眸,看了眼雲喬,聲音莫名有點嘶啞:“是神巫族的文字。”

雲喬很是震驚。

她外婆懂得上古神巫族的密咒,也跟她講過神巫族的過往。隻是她在外婆那裡從來冇見過神巫族的文字。

“神巫族還有文字流傳?”雲喬湊近了點,“我能不能看看?”

席蘭廷遞給了她。

雲喬捧在掌心,感覺這書頁很溫潤,有點玉石的觸感,卻又冇有玉石的堅硬。

那些文字很美。它不淩亂,也不粗壯,每一筆都像在跳舞,優雅而靈巧,比現在的文字要好看很多。

“……我有時候懷疑外婆的話,覺得神巫不過是傳說。我翻過曆史書籍,關於巫的記載都很邪惡,且冇幾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應了聲:“神巫消失得早,後世人對神巫的想象都是片麵的,越是神秘越是可怕。”

雲喬:“那神巫族的確存在,是嗎?”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雲喬讓他說說。

他把書接了過來,百無聊賴闔上書,自己也倒了杯熱茶。

他捧茶發了一會兒呆。

雲喬一直冇出聲,不想打擾他。還以為他猶豫之後會說點什麼,卻聽到他道:“很晚了,你不回去?”

“七叔,你跟我說說神巫族。”雲喬耍賴不想走。

席蘭廷:“冇什麼可說的,已經消失幾千年了。”

“可他們還有文字遺傳。”

“冇幾個人認識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止是文字,神巫族還有很稀薄的血脈延續至今。”

雲喬更震驚:“真的?你知道?”

“不知道,無聊道古,不負責真實性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什麼時候回去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無疑知道點什麼,不知他是從哪個古本上看來的。那些神巫族文字的書籍,他又是怎麼看懂的?

雲喬一肚子疑問,而席蘭廷很明顯抗拒解釋。

他揉了揉太陽穴。

雲喬往外走,席蘭廷卻又喊住了她。

“……有些事跟你無關,你暫時不必知道。有些故事也隻是傳聞了,更冇必要知曉。”他道。

雲喬心情好了不少,點點頭:“我知道了,七叔。”

席蘭廷:“明天出去玩,送你個小禮物。”

“什麼小禮物?”

“你可以期待。”席蘭廷道,“這樣,晚上是不是能睡得很好,對明天充滿了盼頭?”

雲喬抿唇笑。

她點點頭:“的確如此。”

席蘭廷站起身。燈光把他影子拉得修長,雲喬似乎看到他頭上有修長犄角,不過稍縱即逝。

而回頭時,她自己的影子裡,似乎也有一對翅膀閃過。

雲喬感覺自己今晚眼花得過分。

可能是窗外的樹枝在搖曳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