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3章

-

席蘭廷給雲喬送了個風箏。

風箏是彩蝶形狀的,但綴了輕薄的流蘇。彩蝶畫得五彩斑斕,同時又不亂雜;而流蘇用的是銀絲線,陽光下熠熠。

雲喬試了試,覺得很輕,很容易飛起來,心情也飛揚:“真好看。”

坐在副駕駛的聞姨媽立馬有話說了:“送禮物給雲喬,冇有我的份嗎?”

席蘭廷:“後備箱有好幾個,到了地方你自己拿。”

聞路瑤這才高興起來。

她還對雲喬道:“看到冇有,這男人絲毫不懂浪漫,給你的照樣給我。”

雲喬不以為意:“有就行了,我不追求唯一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忍不住露出一點笑容。笑容很淺,但足夠的暖,有點不太像他了。

車子到了郊外,陽光依舊很足,有點灼人。

聞路瑤把雲喬那把傘帶了出來。

她撐起時,席蘭廷看到了,立馬說:“這傘不錯,是雲喬的吧?”

“憑什麼不能是我的?”

“不像是市麵上賣的,用的材質也貴,你哪裡弄得來?”席蘭廷道,“雲喬不同,她外婆認識很多人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這時候告狀,說聞路瑤搶了她的好東西。

聞路瑤厚臉皮,不理會她,轉身去打開後備箱挑風箏。

然後,聞姨媽就被氣得半死,在後麵大罵席蘭廷:“席老七,你敷衍誰呢?”

雲喬走過去瞧。

後備箱有好幾隻風箏,都是市麵上賣的,個個都普通。有些的確很華美,但和雲喬手裡那隻相比,頓時有了雲泥之彆。

聞路瑤想要雲喬那樣的珍品,結果席蘭廷拿這些普通的招待她,她想要撓他了。

“風箏就是放放,又不會留一輩子,好看不好看有什麼要緊?”席蘭廷不以為意,“放那麼高,誰看得見?”

“那雲喬的為何那麼好?”

“雲喬這個是特製的,所以比較好。手藝師傅隻做了這個,難道我要逼死彆人,再做一個?”席蘭廷口吻閒淡。

他是個不怕說話的人,隻是他不能輸。

爭吵起來,他可以把聞姨媽氣得半死,讓雲喬在旁邊撿樂子。

聞路瑤想要打人。

她纏著雲喬:“我跟你換。”

雲喬立馬避開了她:“這不行,這是七叔送我的禮物。”

“他送給你,就是你的了。”聞路瑤說,“你可以轉送給我。”

“很不禮貌!”雲喬說,“姨奶奶,咱們做人不能無禮。”

聞路瑤氣了個倒仰。

三人吵吵鬨鬨,踏入了城郊一處空地。此處在山腳下,護城河有條分支穿過,兩岸平坦,有梨樹和桃樹,這個時節都在開花,落英如雨。

已經來了不少人,在空地鋪著毯子,擺放了食物。

“這叫匹克尼克。”聞路瑤道,“最近好些人約我。”

匹克尼克是英文的音譯詞,就是野餐。

華夏冇這個習慣,華人也不愛跑到外麵野地裡吃東西,因為中餐都是熱的、新鮮的,不方便帶到野地裡。

隨著列強入侵,打開了國門,文化也隨著而來。燕城是海港城市,大家瘋了一樣學習西方,故而野餐也成了新的時髦。

大家都會帶著餅乾、蛋糕、桔子汁到郊外坐坐。

此舉風雅,也是目前的新潮。若野餐的食物帶上一隻烤鴨,立馬就會淪為笑柄。

聞姨媽覺得餅乾、蛋糕等都是錦上添花,不能取代一日三餐,所以她無法接受去野外挨頓餓,然後填一肚子膩味的奶油和甜滋滋的桔子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