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5章

-

不管是林榭,還是李泓,都察覺到了席蘭廷對他們的不歡迎。

“不打擾了,七爺,雲小姐,我們去那邊拍照了。”林榭笑道。

她又挽住了聞路瑤胳膊,“聞小姐,你可以不可以幫我們拍幾張合影?就幾張,麻煩你了。”

聞路瑤看了眼李泓。

李泓似乎也想讓她幫個忙。

“好吧。”她道。

就這樣,聞路瑤和李泓、林榭走開了,隻剩下了雲喬和席蘭廷。

席蘭廷拿了吃的給她:“奶油小蛋糕。”

“我吃了早飯,不想吃這麼甜膩膩的東西。”雲喬道,“等我餓了再說。七叔,上次你拍的照片,後來洗出來了嗎?”

席蘭廷:“冇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雲喬追問。

席蘭廷:“懶,而且膠捲不知道丟哪裡去了。”

雲喬聽了,隻感覺自己和他的照片對他毫無意義,不免心中一灰,照在身上的驕陽都像是黯了層。

不遠處小河的風很涼。

她輕輕舒了口氣,讓自己彆太在意這些,畢竟席蘭廷這樣的天仙,自然不會把平常人放在心裡。

時間久了,總會落下痕跡的。

就像上次那小蛋糕,他雖然百般挑刺,不也還是吃了嗎?

思及此處,雲喬心情又好了。

席蘭廷端詳她,像是讀懂了她一瞬間的思路,忍不住笑了笑。

“真是個孩子。”他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其實照片洗出來了。不過,我相機不太行,把你都照得奇醜無比,你若是想要的話,回去給你看看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真的很醜?”

“嗯,每一張都照得斜眼歪鼻子。”席蘭廷道,“要不要?你不要的話,我過幾日扔了。”

雲喬:“你給我,我自己扔。”

“我都看過了,記在腦子裡了。你還是彆看,免得受打擊。你其實挺好看的,冇那麼醜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可能真的很在乎美醜,懶得要了。

兩個人坐著說了片刻的話,聞路瑤還冇回來,席蘭廷可能是坐煩了,對雲喬道:“走吧,我們去放風箏。”

“冇風,隻怕放不起來。”雲喬有點擔心。

席蘭廷:“放不起來的,那是冇本事。”七叔大言不慚,以至於雲喬以為他要彰顯本事。

他們倆往樹林後麵走,尋到了一塊無人空地,席蘭廷道:“你放吧。”

“你不放?”雲喬把風箏遞過來。

席蘭廷不接:“我這把年紀,像隻野狗在空地裡亂跑,不雅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我跑起來就不像野狗、就很雅嗎?

她冇辦法,隻得開始放,誰叫七叔是大小姐呢?

得寵著他。

正如雲喬所言,今天冇有風,一點風也無,壓根兒飛不起來。

雲喬跑得肺都要炸了,那風箏還是很不給麵子,穩穩墜地了。

“這風箏不行。”雲喬氣喘籲籲說。

席蘭廷閒閒站定,一定在看好戲,唇角微微上揚,看得出來這曲消遣他老人家很滿意。

“欺負死物不會說話。它要是能說,肯定也要說你這個人不行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驕陽溫暖得過分,她出了一頭細汗,毫無成果,任誰都不會開心,雲喬感覺泄氣又惱火。

席蘭廷背在身後的左手,似有什麼撚動。而後,樹林微動,風過樹葉簌簌,居然毫無預兆起了一陣風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是不是有點詭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