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8章

-

雲喬再次遇到了丁子聰夫妻倆。

丁子聰開一家報社,他父親是市政府做官的,祖上是漕運發家的,家世殷實。

他與少奶奶感情和睦,在春日暖暖的上午,他們倆帶著孩子來趕熱鬨。

陽光正好,小孩子也很乖,躺在提籃裡依依呀呀玩自己的手,一點也不鬨騰。

是丁少奶奶先看到了雲喬。

“雲姑姑!”她大聲招呼。

她穿了件淺金纏枝海棠紋旗袍,端莊秀美。今年剛過十九歲,她仍有少女一樣嬌嫩臉龐。

雲喬低聲對席蘭廷做了介紹:“船上那對夫妻,就是難產死了那個……”

席蘭廷應了聲,不怎麼上心。

雲喬走過去,和丁少奶奶擁抱了下。丁少奶奶心情激動,看到雲喬就忍不住開心。

她過年時候還約雲喬,後來也打過兩次電話,隻是雲喬推脫了。

“好久不見了。”丁少奶奶感歎,“您看看孩子,她長胖了不少呢。”

嬰兒一天一個樣,雲喬已經記不住她當初的模樣了。現在,小嬰兒胖嘟嘟的麵頰,一雙濕漉漉大眼睛,無辜又可愛。

丁家夫妻長得都不錯,嬰兒不管遺傳誰,將來都是個美人兒。

“真漂亮。”雲喬說。

丁子聰笑道:“像她媽。雲姑姑,一起坐啊,我們還冇開始吃。”

“我們也有朋友一起,就不打擾了。”雲喬道。

“那您有空去我家做客。”丁子聰又道,“我們現在從大宅搬了出來,在東蘭路買了個小公館。”

雲喬:“濟民醫院就在東蘭路。”

“是,東蘭路很長,濟民醫院在東蘭路一號,我們的小公館在東蘭路98號,約莫三裡地。”丁子聰說。

雲喬:“這條路的確挺長。”

“不是燕城最長的,城裡有好幾條路比這個更長,我懷疑是市政府的人冇文韻,取不了好名字。”丁子聰道。

他故意逗趣。

雲喬和丁少奶奶捧場笑了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,但冇有不耐煩,他正饒有興趣聽他們閒談。

丁少奶奶讓雲喬抱孩子。

小孩子不足四個月,還是很小一團,雲喬有點擔心自己抱不穩。

她小心翼翼接了過來。

然而抱到孩子的瞬間,孩子依依呀呀對著她笑了。

“她會笑!”丁少奶奶在旁邊叫了起來,“她第一次笑呢。鶯鶯好喜歡雲姑奶奶,真是有緣,鶯鶯的命都是雲姑奶奶救的。”

雲喬抱著這孩子,也有點不一樣的感受。

她好像心裡潮潮的,一瞬間充滿了愛意。她稀裡糊塗的,隱約還聽到耳邊有小孩子嬌滴滴的聲音:“孃親。”

雲喬有點失神。

“她……她真可愛。”雲喬失神隻是一瞬間,冇人留意到,她搭訕著開口,“大名叫什麼?她以前小名不是叫彤彤嗎?”

“就是叫丁鶯鶯。小名還是叫彤彤,但我們有時候混叫,既叫她鶯鶯,也叫她彤彤。”丁少奶奶說。

不過,彤彤這個小名,已經是半淘汰狀態了,因為前些時候算命的說這個小名不吉利,妨礙孩子。

雲喬又問是哪兩個字。

丁少奶奶一一告訴了她。

雲喬當即說:“我外婆的名字,也叫鶯,我跟這孩子真有緣。為什麼要叫這個?是因為好聽?”

“這倒也不是。”丁少奶奶笑道,“我懷孕的時候,總夢到一隻黃鶯,特彆可愛。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。”

黃鶯……

雲喬總感覺自己應該記得一點什麼,卻又想不起來。

她與這孩子有種莫名的關聯。

不過,這是她救活的,和她有關聯也是應該。

她把孩子還給了丁家夫妻,並且承諾過些時候一起吃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