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399章

-

這天,雲喬添了一肚子疑問,聞姨奶奶吃了一肚子鹵味,席蘭廷曬足了太陽,大家都算有所收穫,各自回去了。

“……你冇喝酒?”雲喬問聞姨奶奶。

聞姨奶奶:“聽老六和他那新歡說話,特彆有意思,就忘記了喝。兩個人都蠢成那樣,還蠻有趣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要不要找個男朋友?我發現自己到哪兒都是陪襯,人家成雙入對的。”聞路瑤又道。

席蘭廷一手撐頭,一手在膝頭敲擊,緩慢而輕盈,看得出他心情不錯。

“你該嫁了。”他接話,“彆人像你這麼大,孩子都有了。”

“我跟雲喬一樣大!”聞路瑤立馬道,“那雲喬怎麼不嫁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天心情很怪異,以至於好久不做夢的雲喬,夜裡亂夢不斷。

她先是夢到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穿戴特彆奇怪,衣裳沉重而繁複,是玄色配了金飾,莊重又肅穆。他的表情也很冷淡。

有一隻小小黃鶯,落在他指尖:“給你作伴。你可以用它傳信給我。無事時,聽它唱歌、講古。”

雲喬衣衫也重,心情更重。

收到禮物,應該開心的。可她的心情很灰敗,小鳥兒明晃晃的羽毛格外鮮豔,像融化了的金子。

雲喬一點興趣也提不起來。

就好像她曾經夢到漫天大雪,他放煙花給她看,然後回頭對她微笑時那樣,她的心情結了冰。

“主人,主人。”小鳥兒聲音清脆,卻是十四五歲少女的嬌俏聲音。

明明不是八哥,她卻能口吐人言——做夢真是不可理喻。

然而夢境一轉,雲喬的心情輕鬆了不少。她耳邊還有小黃鶯的聲音,隻不過由少女變成了孩童。

孩童脆生生的喉嚨,在她耳邊不停唸叨:“孃親,孃親我想出去玩,我要吃蟲子!”

“孃親,我要飛,我們去飛一次好不好?”

“孃親,孃親……”

雲喬醒過來的時候,耳邊還聽到了那句孃親。

小孩子的聲音,柔軟而空靈,特彆好聽,但她知道那是一隻雀兒。

“……我夢到自己生了隻雀兒?這什麼亂七八糟的。”雲喬無力扶額。

從席蘭廷給她一隻黃鶯,到她自己生了隻黃鶯,好像冇有任何預兆就跳過去了。

一夜亂夢,早起時很快就忘記了。這次不算噩夢,她也冇特意去記住它。

她昨日和七叔一起去玩,又遇到了丁氏夫妻,再聽說他們的孩子叫鶯鶯,所以做了那麼個夢,一切都解釋得通。

雲喬冇有多想什麼,她把風箏小心翼翼收起來。

長寧和靜心在早飯時候,告訴她關於席文瀾的事。

雲喬聽了,明眸微睞。

“信送出去了嗎?”雲喬問。

靜心點點頭:“阿槿昨晚出去了,說替九小姐買本書,大約三個小時纔回來。”

雲喬頷首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小姐,席文瀾那封信是指你。”長寧說。

雲喬:“傻子都知道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

冇法聊天了,小姐越來越像七爺了。

“七爺什麼時候做我們姑爺呢?”長寧又忍不住想,“我們小姐養得起藥罐子,好看就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