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0章

-

雲喬要回去。

她揮揮手,讓徐寅傑自己滾蛋。

不成想卻瞧見了七叔。

七叔身邊,跟著一對年輕兄妹。

男的約莫二十出頭,打扮得非常隆重。他有頭濃密短髮,用髮油全部疏到了腦後,這讓他無端添了幾分成熟。

這樣成熟,卻不油膩,因為他有張白皙英俊的年輕麵孔。七叔白,這人更白。不同於七叔的蒼白,這人是一種玉質的白。

他輕描淡寫撞進了雲喬的眼睛裡,雲喬對他第一眼的眼緣不錯。

而他身邊跟著的女孩兒,穿淡藍色素麵短袖旗袍,年紀比雲喬小些,一張圓嘟嘟的臉,十分嬌俏甜美。

“誰給他們兄妹穿戴打扮的?”雲喬忍不住腹誹,“弄得這樣成熟……”

席蘭廷也瞧見了雲喬和徐寅傑。

他略微頷首。

七叔此人,站在人堆裡會更醒目。就好像紅花需要綠葉襯,單單看他,覺得他俊得單調;與人一比,才能看得出他容貌的得天獨厚。

誰都不及他。

“雲喬。”他招招手,像是招呼小孩子。

雲喬便上前。

“這位是薑家的大少爺和三小姐。”七叔道,“老夫人那裡,中午要吃素齋,正好薑夫人也信佛。

年輕人不愛吃素,我要帶他們出去下館子,你一起吧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這時候彷彿纔看到徐寅傑,有點詫異:“這位是……”

雲喬怕徐寅傑胡說八道,搶在他前頭開口:“是我在香港時候的同窗。”

席蘭廷又看了眼徐寅傑。

徐寅傑高大壯實,從小習武,本是天不怕、地不怕,可他在席蘭廷的目光之下,也有那種“無力感”。

這種敏銳從何而來,他不知,故而他鋒芒儘斂:“鄙姓徐,徐寅傑。”

席蘭廷同他握手,微微拖長聲調:“港城徐家……幸會。怎麼,你們徐氏把生意做到燕城來了?”

“冇有,我隻是求學。”徐寅傑解釋。

雲喬在旁說:“這位是七叔,席蘭廷。”

徐寅傑和雲喬一樣,道上冇聽過“席蘭廷”的名號,卻聽聞過席家七爺的尊貴。

他不是到燕城尋仇的,冇必要惹惱地頭蛇,故而徐寅傑很客氣。

彼此介紹一番,席蘭廷讓席榮去備車。

他把客人和徐寅傑安排在一輛汽車上,自己和雲喬乘坐一輛。

“……你外婆跟港城徐家也有交情?”席蘭廷閒閒依靠著車座,手指緩緩敲擊膝頭,漫不經心問。

雲喬:“倒也冇有。”

“那這位徐少爺,他來找你作甚?”席蘭廷又問。

雲喬:“他不是找我……”

她就把徐寅傑和席文瀾的關係推了出來。席文瀾的同學,席文瀾招惹回來的人,跟她雲喬沒關係。

“不是你的朋友,便好。”席蘭廷懶懶道,“上不得檯麵的門第,不值得結交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立馬說:“我跟徐家差不多……”

她也是不入流的。

“差遠了,現在整個燕城的人都知曉,你是席家繼女。”席蘭廷道,“席家的人,自有尊貴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記住七叔這句話:你踏入了席家大門,從此就是席家人,你跟他們不同。”席蘭廷聲音仍是懶懶的,“那些下三濫,離他遠遠的。”

天之驕子的七叔,誰也看不上。

雲喬聽著七叔的話,好像她賣給了席家似的。

她哪怕踏入了席家的門,也永遠不是席家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