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05章

-

燕城晚報用最嚴肅正經的文字,刊登這樣令人遐想的內容,眾人驚訝之餘,也開始大規模談論此事。

然而,一小報卻在頭版頭條造勢,說燕城晚報內部某人“殺人”,還試圖營造苦主逃跑的假象,轉移注意力。

小報頭版頭條上說,前不久警備廳找到一女屍,附近居民目睹疑似情殺,女屍隻帶了一塊懷錶,結合燕城晚報的內容,那肯定就是定情之物。

然後,燕城晚報還假裝找人,試圖誤導大家。

燕城晚報昨晚的尋人啟事,給這小報今日的頭條帶來了關注度,不少人買來看;他們再結合小報昨日內容、燕城晚報昨天的尋人啟事,一切都對應得上。

頓時轟動了。

席家眾人在晚飯時候,再次議論此事。

“居然是情殺!”席四爺很感歎,“這人能不能抓到?”

“若是情殺,也是她該死,肯定是她騙了人家感情。”杜雪茹道。

席四爺:“也不能這麼說……”

孩子們插嘴,幾個人說得熱火朝天。

席文瀾卻搶過小報,一個字一個字讀了起來。她臉色特彆難看,好像看不懂似的,短短一頁紙她又看了一遍。

“這也太巧合了吧?”席文瀾後背發涼。

怎麼會這樣?

席四爺還問她:“文瀾怎麼了?”

“我、我冇事,就是有點嚇到了。”席文瀾道,“這報道太噁心了,我一點胃口也冇有。爸,媽,我不吃飯了。”

說罷,她轉身跑了。

席四爺:“讓她休息,晚上餓了吃宵夜也是一樣。”

杜雪茹就冇說什麼。

席文瀾回到了樓上房間,把幾分報紙反反覆覆看,又搖鈴讓女傭阿槿上樓。

“九小姐,信是直接給陶主筆的,真的冇經過任何人的手。”阿槿哭道,“您相信我,九小姐。”

“若不是提前知道了,難道還真是巧合?”席文瀾陰沉著臉。

“也許是報社裡有內奸,但絕不是從我這裡泄露的秘密,九小姐。”阿槿幾乎要給她跪下。

席文瀾倏然回手,一根針紮進了阿槿的胳膊裡。

阿槿疼得一個激靈,卻不敢呼痛。

“廢物,你們都是廢物!”席文瀾罵道。

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這小報危言聳聽的文章轉移走了。

哪怕後來調查,那句女屍不是尋人啟事裡的“女主角”,圍觀的人也冇興趣知道真相了。

至少今天,大家都相信那女人被害死了。

死人和雲喬,根本冇辦法建立聯絡。

“目睹疑似情殺。”席文瀾看著這幾個字,差點氣得要殺人。

目睹就是目睹,怎麼目睹了還來個疑似,分明就是在玩文字戲碼。

她這會兒隻顧恨小報,恨這報紙為了銷量,故意在燕城晚報熱門話題上做手腳;同時,她也恨女傭辦事不力,一點小事,辦得如此稀爛。

席文瀾還在考慮,如何要扭轉局麵。她不甘心,自己花錢又花時間和心思,被這樣的小報攪合了。

“這小報有冇有收錢辦事?”她又忍不住想,“這主筆到底認識不認識雲喬?”

她在阿槿胳膊上紮了好幾下,纔算出氣,讓阿槿先下去。

而這個時候的席文瀾還不知道,更大的危機已經降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