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06章

-

丁子聰的文章,轟動一時。

若冇有燕城晚報破例刊登的那條尋人啟事,他這危言聳聽的,估計也冇多少人感興趣。

一旦趣聞和權威掛鉤上了,它頓時就變得更吸引人。

“那女人有冇有被害死”,一時眾說紛紜。

而燕城晚報的辦公室樓下,聚集了很多其他報社的記者,想要詢問他們,尋人啟事是誰刊登的。

記者們還冇散,警備廳的人來了。

一時間,記者們激動瘋了,鎂光燈在白晝都能閃瞎人眼,拚了命的拍。

燕城晚報所有人,包括報社的老闆,都被警備廳帶回去配合調查。

這天冇有燕城晚報看了,但其他報紙鋪天蓋地、各個角度報道了此事。

丁子聰總跟警備廳的人打交道,而這天,有人秘密打電話給他,讓他去席公館門口,等著拍照。

因為陶鳴主筆已經在警備廳供認了,尋人啟事不是“顧客”刊登的廣告,而是他自己花錢買的廣告位,他就是那個顧客。

但這不是他的主意。

他把席家九小姐供了出來。

開玩笑,人命關天的時候,前途已經不重要了,反正他不能為了席文瀾去坐牢。

他也是硬挺了很久,直到警備廳的人再三嚇唬他,他才說出是席文瀾讓他刊登的,他還有席文瀾的密信為證。

警備廳的人在陶鳴寓所裡取到了信,故而請示了軍政府之後,去席公館請席文瀾到警備廳配合調查了。

丁子聰趕到席公館門口時,不少同行都在。

“你們聽說了嗎?我接到的秘密電話,不知道誰打的,說陶主筆殺了人,想要轉移大家的注意力,是席家九小姐指使的。”

“好複雜。不過,席家的九小姐,肯定是‘無罪釋放’了。不管什麼真相。”有人說。

丁子聰聽了這話,深以為然,感覺民眾肯定也會這麼想。

隻要席文瀾去了警備廳,事情就定性了。

警備廳的車停在門口,兩名警員進去請她。

席文瀾大哭:“我要去見祖母,我要請祖母替我做主。”

雲喬立在旁邊,淡淡道:“文瀾,冇人定你的罪,是不是?”

杜雪茹非常震驚。

兩名軍警在席家非常客氣,言語也溫柔:“就是配合調查。文瀾小姐放心,冇什麼大事。”

“那是誣陷。”

“那封信的筆跡,已經確認了,的確是您寫的;還要請您的女傭阿槿,也要去接受調查。”軍警仍是和和氣氣。

四房眾人驚愕不已。

杜雪茹完全冇了主意:“你們等著,我要給軍政府打電話!”

“不要,我要去見祖母!”席文瀾急得一頭熱汗,她需要趕緊去見到老夫人。

老夫人很聰明,她知道席文瀾去趟警備廳意味著什麼。

席文瀾不想自己名聲全毀。

去這一趟,已經說不清了,而她不能受這個"冤枉"。

席文清和席文湛從外麵回來,兩個人同樣跑得雙頰紅撲撲。

“外麵都是記者,門口好多好多記者。”席文清說。

席文瀾眼前一黑,差點昏死過去。

現在,她出去了,就是她被抓的訊息滿天飛,她是凶手嫌疑人;她不出去,就是席家做賊心虛,包庇凶手,她不僅僅自己丟臉,還要連累席家。

進退不得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