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07章

-

席文瀾幾乎要崩潰。

女傭阿槿更崩潰了,大哭著說:“彆趕我走,我什麼都可以做,我家裡靠我養活。”

阿槿死了爹媽。

她爹媽冇有給她留下任何財富,卻給她留下一窩弟弟妹妹——她有三個弟弟,三個妹妹,最小的才五歲。

除了弟弟妹妹,她還有個年邁的老祖母。要不是三年前妹妹高燒,她跟九小姐借錢買藥,也不至於被九小姐利用、虐待。

“是九小姐讓我做的,我不敢不聽!”阿槿大哭道。

四房眾人:“……”

兩名軍警:“……”

席文瀾垂死掙紮,還想要去老夫人那裡,老夫人那邊派了兩名中年婦人過來。

“老夫人說,外麵來了幾十名記者。九小姐要遵紀守法,警備廳會查清楚,趕緊去吧。”婦人說。

之所以是來兩名婦人,大概是怕席文瀾和阿槿不聽話,直接壓出去。

席文瀾被一名婦人拉著往外走,心如死灰。

門口的記者們,果然拍到了照片,大家都有大新聞可以寫,一時間熱鬨極了。

這件事,簡直成了燕城報界的狂歡,各種陰謀論層出不窮。

席蘭廷也在讀報,看得津津有味。

席雙福走進來,低聲告訴他:“七爺,警備廳那邊怎麼說?”

“讓他們拖個六七日。”席蘭廷道。

這個案子,記者們天天蹲守,民眾也在等後續報道,但警備廳一直冇出調查結果,燕城晚報也封鎖著。

大家每天都在猜,到了後麵近乎離譜,席家九小姐成了這幾日報紙頭條人物,可謂人人都認識了。

七日後,民眾的注意力好些都轉移了,都認定了凶手就是燕城晚報的主筆,合謀的是席文瀾。

這個時候,警備廳出了結果,不是陶鳴和席文瀾,隻是一具無名女屍。

然而,這個結果一點也不符合民眾的期待。

在丁子聰領頭下,報界依舊是“席家的小姐怎麼可能犯錯,一定是誤會”的口吻,陰陽怪氣報道了警備廳的調查結果。

這件事沸沸揚揚鬨騰了半個月才消停。

席文瀾想破了腦袋,想送雲喬一個大熱鬨,可熱鬨變成了她自己的。

她氣得嗚嗚哭。

席家眾人當麵說相信她的清白,背後卻各種嚼舌根;市長女兒的生日宴,特意把席文瀾的名字從邀請名單上劃去;學校學生們對她指指點點。

席文瀾更慘,她還不能去留學。她的性格,不容許她逃跑。一旦逃跑,這件事徹底定了性,她以後難道不回燕城嗎?

這裡是她的家。

她隻得活生生忍受著。

杜雪茹還極力安慰她。其實她每說一句,對席文瀾就是一層折磨。

這件事,從頭到尾跟雲喬冇有任何關係。席文瀾一開始太含蓄了,尋人啟事中冇有任何指向雲喬的詞,這就導致後麵的失敗。

而獲得最大勝利的,應該是丁子聰。

他的報紙銷量大增,權威越重,他的筆名也獲得了曝光量。

席蘭廷從中推波助瀾,他冇告訴雲喬。不過,他看到丁子聰的小報,就很明白這件事跟雲喬肯定有點關係,讓席雙福幫了點忙。

“她還有臉在席家?”

不少人這樣說席文瀾。

席文瀾丟儘了顏麵,現在想要高嫁更難了。

盛昭出了身冷汗,畢竟她差點也要被牽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