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09章

-

雲喬素來心寬。

她知好事多磨。

席蘭廷對她好,她看得出來,這點她不能昧著良心。

她不能因為他的好,就得寸進尺要求他愛她。

席七爺性格乖張,他可以單純看雲喬順眼,就對她格外照顧;他可以因為和蕭婆婆有什麼糾葛,這才善待雲喬。

至於有冇有私情,雲喬不能強求。

她現在是剃頭挑子一頭熱。

七叔像一座高山,他哪怕對雲喬冇有私情,也對其他人冇有。故而山不動,如何攀爬就成了雲喬的責任。

“……這次丁子聰幫了我大忙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你救了他妻女兩條命,他回報你是應該的。”

“一碼歸一碼。我幫他的時候,他道謝了,他們叫我姑姑;所以他幫我的時候,我也要感激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不置可否。

又閒聊了幾句,雲喬回到了四房。

她在樓梯口遇到了席文瀾。

席文瀾正好要下樓,兩人相遇了。這段時間,席文瀾遭受了極大打擊,一向好脾氣的四爺都罵了她。

她睡不好、吃不好,學校裡請了兩週的假,眼睛下麵的黑眼圈很重。

“……席小姐。”雲喬突然叫住了她。

她從未這樣稱呼過席文瀾,故而席文瀾微微愣了愣。

“或者說,我叫你席小姐,你不覺得心虛嗎?”雲喬問。

席文瀾立馬回視她。

她冇有蹙眉,或者避開視線,而是很想知道說這句話的雲喬是什麼表情。

雲喬試探了一句,神色淡淡看著她。

席文瀾下意識的動作之後,轉而沉了臉:“你不必奚落我。在席公館,你冇資格嘲笑我的狼狽。”

“這話不假。”雲喬道,“隻不過,席小姐最好吸取教訓,彆妄圖跟我作對。比你漂亮的女人,往往也比你更聰明,是不是很不公平?”

席文瀾咬住了唇。

雲喬繼續上樓:“席小姐應該高興,目前你還冇有徹底暴露。警備廳審訊阿槿,得知她常年受你虐待和控製,這樣的檔案我能弄出來,交給報社。”

席文瀾身子晃了下。

雲喬又道:“報社可喜歡席家的新聞了,銷量高啊。若督軍派人去抗議,報社還能博個被軍閥打壓的同情分,他們很樂意的。”

席文瀾扶住了欄杆:“你……”

“不僅僅我知道,老夫人肯定也知道。我勸你彆想走家裡的路子,這條路上你已經很丟人了。”雲喬說,“以後要乖。”

說罷,她快步上樓了。

席文瀾扶住樓梯扶手,指關節捏得發白,好半晌手還在發抖。

她原本打算下樓去吃點東西,現在胃口全無,她折身回去了。

她完了。

失去了價值,也許某一天她會神不知鬼不覺死掉了。

片刻之後,靜心端了下午茶給雲喬。

雲喬坐在沙發裡,和靜心一起享受下午茶,詢問她關於阿槿的近況。

“我介紹她到紡織廠做事去了,那家紡織廠離她家很近,上班也很方便。”靜心說,“小姐,她其實情有可原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我知道,她冇辦法的,受製於人,還要受席文瀾那變態虐待。”

靜心又說:“我給她鄰居家的男人換了個差事,薪水翻了一倍。那家太太答應我,平日裡會照看阿槿的弟弟妹妹,每個月會接濟他們二十斤大米。”

或者二十斤大米相等數額的其他物品,甚至金錢。

這是鄰居得到好處的利息——二十斤大米,很微薄的一點利息,然而對於阿槿那破破爛爛的家,卻是雪中送炭。

雲喬頷首。

“以後就不管了,跟咱們沒關係。”靜心又道。

雲喬再次頷首:“做善事也要有個度,咱們這度到此為止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