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41章

-

車子開得比較平穩。

席蘭廷慵懶隨意,和雲喬說著閒話。

天南地北的秘密,他都知道。說起港城徐家,席蘭廷能把人家祖宗三代挖出來奚落一遍。

他知曉很多人家的密辛,說話又刻薄。雲喬聽著他說,便覺得七叔的舌頭比劍還要鋒利,能見血封喉。

能不要惹七叔,最好不要惹。

雲喬異常乖巧,待七叔長篇大論說完了,從口袋裡掏出藥,當糖豆似的慢慢吃著,她才問:“七叔又疼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想不想去國外看看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去過了。你叫得上名字的醫院,都有我的病例。我從八歲開始,就週轉四處治病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到底說了句什麼樣子的蠢話?

席家這等門第,怎會讓七叔一直病著?自然是什麼法子都想過了。

“老爺子在世的時候,在英國、美國捐了好幾所著名醫科大學的實驗樓,設立的獎學金,至今每年都要掏錢,與大學達成了協議。

席家可以選人去攻讀,大學有了最新研究,也會通知席家。上次你看到的那個醫生李泓,他就是席家資助生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還真是什麼法子都想過了。

雲喬聽到這裡,思路走偏了。

如果席家跟美國那邊的醫科大學有關係,雲喬能否直接去讀?

她這話冇說。

席蘭廷卻似乎能讀心。

他轉頭,幽淡眸光靜靜落在她臉上:“你還想去美國讀醫科?”

“暫時不想……”

畢竟,外婆臨終欲言又止,雲喬要弄明白她到底何意。

她還年輕,讀書以後有的是時間。可外婆再三叮囑,讓她住三年,這三年她是要熬完的。

“那就彆想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可以招攬人纔回國,在燕城辦同樣的大學。國外那麼遠,異國他鄉,無聊無趣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真討厭唸書,已經好幾次攻擊雲喬想要求學的想法了。

待車子到了餐廳,徐寅傑與薑家兄妹等候多時。

他們一路同行,又在餐廳門口等著,彼此倒是聊熟了,熱絡起來。

徐寅傑健壯高大,雖然不夠文雅,但男子漢氣魄十足。薑小姐可能偏好這類,一直與徐寅傑說話,小臉紅撲撲的。

薑少爺偶然插幾句。

一行人進了餐廳,雲喬剛剛坐下,徐寅傑就擠到了她身邊。

“你換過去。”雲喬出聲提醒,“薑小姐,你坐我這裡。”

薑小姐看了看她和徐寅傑,抿唇笑了。

徐寅傑隻得站起身,把位置讓給了薑小姐。

七叔去了趟洗手間。

雲喬和薑小姐做了自我介紹,得知薑小姐叫做薑燕羽,雲喬說她名字好聽。

至於薑少爺,冷淡疏離,不怎麼開口。

七叔很快回來。

這頓飯吃得還算開心,因為薑小姐和徐寅傑都是愛說笑之人,他們倆足以撐起場麵。

回去時,徐寅傑不同路,他要直接回學校了。

雲喬和薑燕羽等七叔抽菸,兩個人站在台階下閒聊。

“雲喬,你是否中意那位徐先生?”薑燕羽突然問她。

雲喬:“不。”

“他看你,眼神不太一樣。”薑燕羽笑道,“他對你有心。你若是也喜歡他,你們倆倒也般配。”

“他隻是我從前同窗,冇有私情。”

薑燕羽抿唇笑:“你說的,那我就當真了。”

“自然是真話。”

薑燕羽又是一笑。

薑少爺再次看了眼雲喬,然後淡淡轉開了眸子,情緒莫辯。-